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纳 凉 开 示--传喜法师于慧日禅寺(11.08.15)  

2012-02-29 20:36:59|  分类: 佛法开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往圣贤之道

      刚才这首歌好听吧,这是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玄奘大师的主题曲,这首主题曲是在大师的后半生响起了这首歌,这是因为大师祂前半生做的事情是可歌可泣的。人也是这样,我们后人能够传唱、能够纪念祂,赞美祂,这说明我们还有点出息。

      这个社会上你看茫茫人海各有各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有很多的理由拒绝去了解这个世间一些伟大的事情,但是我们还能纪念玄奘大师,真的是非常,对于忆念祂的人来说这是很可贵的事情。对不愿意理解的人我们也不能谴责他,他有自己的生活、工作、感情,甚至烦恼充斥了他的心,他没有时间顾及这些,这我们不能谴责。

      这个歌词,你看,“路漫漫其修远”,我们听这个歌的时候,我们是会生起一种感情来,这是这个片子需要达到的一种效果。观众在看着玄奘大师步入晚年的时候,玄奘大师的一生在我们观众眼中历历在目,生起一种对祂老人家的崇敬之心,人对圣贤之道有向往,这是一个高贵的品德。像南京的陈光彪一样,我读他的文章也会流泪,被他感动,因为这个人他不最大的智慧就是让世间有三宝,让世间的人都去皈依三宝,这就是最大的智慧和慈悲。我们如果连对三宝都没有信心了,那你糟糕了,你这个人已经糟糕了废掉了。特别我们学佛的,学到后来越学越皮,然后对三宝越来越没有信心,对常住、对寺庙、对出家人的形象,别说对师父了。对师父如果再没有信心你就彻底废掉了,就是对三宝没有信心,我也救不了你了,虽然有师父,名存实亡救不了你的。

      你对三宝没有信心,对僧宝、法、佛找不到感觉,这个危险信号已经很强烈了。学佛的进步就是表现在对三宝的信心上,信心增加了,对众生苦难看得越来越清楚,同时产生了悲悯心,越发地知道三宝的伟大。谁能救这些苦难的众生?三宝,至少三宝没有放弃这些苦难的众生,三宝一直在努力着,观世音菩萨千只手千只眼,万手万眼,种种方法,你对众生越悲悯你就对三宝越有信心,是这样。

是造作出来的,从小读小学的时候他就卖凉水赚一点钱,他也会帮着他付不起学费的同学,偷偷的把他的书费学费付掉。


那个时候,我们小时候上学也就是两块钱,三块钱就可以了,学费加书费就几块钱,但是有的人真的贫穷到两三块钱也拿不出来。他通过暑假卖冷水凉水,那个镜头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一分钱一杯,那一天有一百个人喝的话,那也要卖一块钱了嘛。他那么小自己到农村的井里去挑水,挑到十字路口去卖,他有这个精神,所以他有钱他就免费的给,哎,就是这样。他有这个思路能去卖,卖了钱供给读书,他没上大学的时候已经赚了几万块了。

   
   他骑着脚踏车去收稻谷,到农村去收稻谷,这头收来卖给更贵的人,还没进大学那,他就已经赚了几万块了。他能够回报社会,完全是内心那种东西。所谓的做好事也不是钱的问题,四川地震一发生马上就把自己的工程队开到四川去,自己一起跟着自己的工人驾着机械,拼命救那些还有生命希望的人,他自己也亲自爬到废墟里去,在余震不断的时候,自己也去救。

      不是说他又有公司又有员工,不是那样子的,他这个行为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有公司有员工的人多的是,他为什么不派人去,不要说自己去了,派人也不会派人去的,对不对。他把队伍拉过去,自己亲自救,抱出一个一个,活人抱不出,尸体抱出几个也好的。我看了他的这些事迹,忍不住会落泪,被他感动。


                           
谛观世间之相 

      但是社会上这些就分出来了,一件事不同的人看了就有不同的结果,有的人就嗤之以鼻,说这个人作秀。也有人说,作秀,那你做做看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都是我们中国人说好话,那不好的话就不讲了,仁是好的,智也是好的,再讲难听一点就是什么呢,恶人就见恶,罪恶的人看别人做好事他也都是动了罪恶的念头,我把这句补充出来了,讲这句不太好。

      但是我们要知道,要有这个智慧,不要光知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忽略我们这个社会罪恶的一面,不是因为谁得罪我了、侵略我了、侮辱我了,我才讲这句话,如果那样讲,那我是用情绪在讲的。不是这样,我天天过着很好的生活,我是用理智看到这种现象。

就像佛说五浊恶世一样,佛是理智的,佛是说出一种真相,我们佛教徒也要看清这个世界。所以你学佛别人不理解很正常,同时家里如果不支持你,虽然不能放弃学佛,但是要转为地下秘密地学佛,不要去刺激他们。学佛,形象可以帮助我们,但是形象不是主要的,学佛主要还是超越这个形象。你有信心别人又不知道的,家里面如果能够一起学那最好,佛化家庭那简直是人间的天堂。

     
 但是不能因你学佛产生家庭冲突。你学到佛,掌握到佛教肯定是慈悲和和平的,不会因为信仰,因为佛教所谓的这个,祂区别于其它宗教,祂是智慧的。宗教的情操可以深深地埋在心底,带着这份情操做为修行的动力,提升我们的修行境界是可以的。

      所以我们佛教在很多程度上跟其他不一样的就在这里。似乎都有宗教信仰,有虔诚的心,但是效果是不同的。佛教是通过这个虔诚心引导我们进入智慧状态。前面我在听那首歌的时候,我就想到除了我被它激扬起生命里面内在的,好像吃了什么东西被刺激一样,有一种情绪,情感会生起来,但是我又识别它,这种情感属于欲界天的东西,虽然很美好,但是它是属于欲界的。

我们修行人要认识生命什么是属于欲界天的,什么属于色界天的,什么属于无色界的,要训练去认知它。这个很重要哦!我们要跳出三界外。那什么是三界,我们要回光返照。因为我们肯定要离开,甚至有可能人生会遇到自己的坎坷,那怎么面对?

                                          
   依善知识越生死险峡

      我们见面首先就研究这些生命课题。我们现在聚到一起,然后大家来研究一些这个,当我们分散的时候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一个人面对生活的时候这个很重要的。我们小时候因为不管是受教育也好或者是环境也好,都是破四旧这些。我小时候就没看到过土地庙,更不用说寺庙了,土地庙也没看过,就是有也肯定是被砸掉的,所以不相信有鬼神。那个时候看到坟墓,到山里的时候是会有恐惧的,但是心里又想没有鬼神啊,你恐惧什么呢。

如果现在叫你一个人进山里你怕不怕?怕的。你怕什么呢,不仅是怕黑,有的人恐惧起来的时候洗澡都不敢抹肥皂对不对,眼都不敢闭上。这就是恐惧袭来的时候,当你恐惧的心理生起来的时候,点着灯也会怕的对不对,有的人恐惧的时候那已经接近病态了,病态的人就不敢关灯睡觉,这个病更严重的时候连开着灯也害怕,要找个人来陪他,这就是生了恐惧的病,被恐惧魔掌握了。

      我小时候到山上,到坟墓,我就觉得莫名地有一种恐惧感,这个应该算很正常对吧,这不算病态。但是我觉得这个不能容忍,我就讲没有鬼你怕什么怕!我就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没有鬼你怕什么怕?所以我挑战自我这个,特意地经常性一个人跑到山上去,站在坟墓边上挑战。当恐惧生起来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没有鬼你怕什么?把这个心安住下来,从站着到坐着,坐在坟墓边上,静静地坐下来。

      一开始很怕,坐在那里后面好像感觉有东西一样,其实后面没有东西,主要就是你的心,想办法降伏你的心,让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平静······最后很平静的时候,这个世界似乎变得很透明了,你很自在,这个时候哼着小曲慢慢地从山里面再走回来,那时候我认为没有鬼没有神。

后来学佛之后,身体发生改变,我相信,这个时候我觉得人可以修,修,真的可以成仙,可以成佛菩萨,可以修出来。这时候我相信有神、有佛、有罗汉、有菩萨,后来就出家了。
 
出家后有一段时间我在岱山,岱山出出进进要坐船,有时候我回到上海后要到浦东去坐船,一晚上就到岱山了,但是睡的那个舱在船底下,轮船就是说你那个舱位越高就越在上面,舱位越低越下面。不但在下面,有时候是四人铺、六人铺、八人铺,最差的是散铺,还好因我是出家人,没买过散铺。
      但也很奇怪:买一个铺往往进去就我一个人,很大的船舱里面七八个铺,结果一个人也没有,就我一个人,睡在那边知道就在水里,我睡的地方应该是在水下面,因为没有舷窗,好一点的舱位是在水上面有舷窗的,你可以看到海面,外面的情景。舱位低的是在甲板以下,听着机器的轰鸣,海水跟船体发生的摩擦声,我躺在那边就想,这个轮船如果现在沉没了,我现在葬身海底,我怎么样面对。
坐船的时候我会把它当做一个课题,我们现在在岸上很难去想象,坐船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当做一个课题去想,如果我现在就在水里,已经在水里了,你被物体强制地带到水里,甚至你的鼻子不能呼吸了,呼吸的时候水会呛到你的肺里去,怎么办?怎么样保持着正念,知道什么叫了生脱死。

      也就是在生死的面前,你靠什么了生脱死,也就是这两个悬崖,你有一个桥可以超越这个悬崖,没有桥你怎么超越悬崖。中有就叫生死险狭,你靠什么超越?

      
我们能够知道好坏,这个世界上就很少了,知道好坏又戒恶修善能积点福德,这人那不得了了,在人间不得了了,能知道好坏,戒恶修善,修福德的,这种人在世界上可以说是万分之一。

这次在北京,我去见夏老,夏荆山老居士,他画的画他都喜欢在上面提字,提的字都是他的感想,其中一幅观世音菩萨,画的上面提的“人生一辈子,能够遇到一个大善人很难,”接下来又说,“如果能遇到一个善知识更难,如果能遇到一个大善知识难上难”。真的是这样的,他说的所谓的大善知识就是能指导你明心见性的,原话不是这样的,意思就是这种概念,能带着你超越生死的这是太难了,不容易的。

      一旦发生这种,如你在水里面那样子,被船体带到水底的时候,你葬身海底的时候,你靠什么了生脱死。当死亡已经在你面前的时候,靠什么超越这个?首先你的心能够安,不恐惧,要训练得方寸不乱,处惊不变。得宠时也很安定,没什么;辱来的时候也安住像虚空一样,没有一个我和我所被攻击到,这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一种生命状态嘛,当这个状态被长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的会超越的,超越我们的生死。一个平时就颠颠倒倒,平时就鸡毛蒜皮像什么一样的,平时就很浮躁的,不可能产生这么厚重的东西的,你怎么超越生死啊。

反过来说如果你有这样的师父,他像阿弥陀佛一样的功德巍巍,他愿意接引你,你虽然到中阴身了,你生死怖畏,你的业力遮挡着你,但是就靠你的信心,像金刚钻一样,钻破种种你的业的障碍。你中阴身的时候,你的业就形成你的天地一样。上师的忆念就像天上的闪电一样“啪啪啪”地震动着。但是敲不开你的业障的虚空,你的业障很厉害的,知道嘛?浓云密雾裹着你,师父的闪电,他的智慧和慈悲想穿透进来,如果你曾经和师父有很大的信心很大的缘,你曾经给师父做过很多的事情,那还好。

      就像平时这寺院一样,提供大家一个平台,美其名曰为三宝做事,为师父做事情,其实不同程度上也为自己安身立命找一个理由对不对。这样子的话能够结些缘,三宝地里结些缘。一是让自己心安理得,第二也是给自己积下一些缘分,三宝的缘,师父的缘。你死亡的时候,在中阴的时候,那个闪能打到你,能照亮你的路,甚至那个闪电能撕破你的乌云。就像地藏菩萨故事里一样:“哗”天上闪着电,一个洞,像大龙卷风一样“旋旋旋”,旋一个洞出来。一道光明下来了,这好了,你的解脱时候来临了。

                                    心若灭时罪亦亡

      但是很少的,对大多数来说都是很阴暗很阴暗的,无明的黑暗弥漫着他生命的左右,恶业形成恶鬼罗刹,自己造的业变成人格化的攻击着他,摆脱也摆脱不掉,因为那都是他自己造的。

      就像现在你发个脾气,你发个嗔心,这个嗔心成为业力在那了,就好像你那个电脑制造了一个病毒一样,反过来攻你的电脑。当你死亡了之后,你的嗔心的业力就变成罗刹追着你,因为根就在你身上,你是一个发射器,你制造了它,你和它是母子关系。

      
所以我们忏悔的时候说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也就是说你产生那个了,它像一个导弹追着你的时候,你最好的办法是赶快把你里面的那个东西,导弹它是有跟踪体系的,你把你的跟踪体系拆掉,丢掉,那导弹就不知道找谁了,因为它本身就是你造出来的,“心若灭时”,那个导弹就找不到你了,“心若灭时罪亦亡”,你就可以躲过那个导弹的攻击了。

                           一心向往佛世界 依教奉行不自欺

      你说我们平时制造了多少贪、嗔、痴、慢、疑,在生活当中常常都是不善心啊。我们就是在外面坐电梯,那么小的空间,谁会在这么小的空间相遇的时候制造一个善业,有多少人会制造。我国外回来,因为在国外养成一种习惯,还会微笑,微笑两天就不会微笑了,为什么?你微笑他冷眼看你,你干什么?对我笑干什么?这和尚想跟我化缘。

      大家往往就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那这怎么样呢,是善业还是恶业?就是恶业。你想想看,一个电梯里面你就做了多少个恶业。有的还跑到电梯里面抽根烟,好了,所有的都结下恶缘了。电梯里面是小范围的结恶缘,跑到天下不是更多。所以台湾有个规定,人不可以一边走路一边抽烟,这个规定很好。你说一边走路一边拿个烟,那这一路人都被你熏着了嘛。中国现在规定只要有房子的,房子里面不准抽烟,三个人以上不准抽烟,这都很好的。但反过来说社会上,你看,结了多少个恶缘吧,每天做恶缘,每天就制造这些东西,刹那造罪殃堕无间,造罪的时候是一刹那的造,果报却是很久很久,很久远的,很久的被那个影响。

没学佛的人根本一点出路都没有,困着他就那样,自己造的那些导弹“啪啪”打回来,就是那些罗刹恶鬼,摆脱都摆脱不掉。天上有飞的,专门啄人的眼睛,地上有走的,水里有游的,海陆空一起攻击你。那我们想想看,那时候你哪里还有什么福报啊。你生命的存在,不生不灭的那个存在,生命的自我感受它也不灭,受用是什么?受用是痛苦的受用,煎熬。

      
不像背《心经》:“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那时候是不生不灭,但是业障跟着你,你受用是什么呢?就像正报依报,你的正报是不灭的,但是依报都是恶业,正报那个恶业的显现也是丑陋的,自己都不愿看。鬼怕照镜子,鬼为什么怕照镜子,鬼照镜子很恐怖的。我们现在照镜子因为自己觉得还蛮漂亮,自己认可自己,头发怎么做,脸怎么弄。

佛菩萨不生不灭,享受的是常乐我净,我们这个不生不灭享受的是苦海无边,不要说从理论上讲出来句句是佛经里看的,佛经里看的那是佛的智慧啊,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向这一方面努力啊。反过来我们受用是什么,为什么我自己还是有一种极大的危机感,我常常问自己,我如果现在死了我会怎么样。

      师父、师父!求师父救我,你听师父话了吗?你那个不好意思就是你的障碍壁垒,就是你的业障。你说我求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叫你做的你做了吗?不叫你做的你不做了吗?你说高级的不会。“戒、定、慧”,慧不会、定不会、戒也不会吗?叫你不要吃肉、叫你不要抽烟、不吸毒、叫你自我管理,管理好身口意,修身摄口心莫犯,你做到了吗?如果你没做到,你的行为跟佛都是违背的,你怎么好意思求佛!你就是求,你心里的这个障碍,你的事业,你所做的事,你的身口意跟佛完全是违背的,你到时候怎么求?

我苦来的时候我知道求了,但是你所造的业跟你现在的求都是不相应的,所以佛法里讲有相应的,有不相应的、相应法不相应法。平时做的都是不相应法。 你到时候想求,你事实所做的早就否定了你口头的;你心里想的,你那个时候心里倒是想求,你所有前面做的都是违背你的这个想法的。痛下决心!要深刻认识到世界的浊恶,我们命运的坎坷,命运的苦果,然后生起怖畏的心!我要远离、我要远离、我要改变我的命运,发一个决定心。

      就是世间好了,读书还要发奋呢,发奋读书才行。孔夫子说我要把弟子的这个心激发起来,发奋了肯定是个好学生。现在教育家,搞教育的人,他只知道教孩子什么,一个最好的老师他能把孩子学习的动力激发起来,激发起来那是发奋的心起来了,发奋了就好了,他肯定会学好,没有发奋你光是那样子没有用的。

      我以前常讲到这个,世间做学问的人能发奋了,他肯定能成才。参禅的人能起疑了,大疑,疑生起来了:念佛是谁啊?谁在念佛啊?一下子疑起来了,这个疑起来,就简直像入了一种三昧一样,就像老母鸡一下子就进入抱小鸡的状态,它毛跐着天天“咯咯咯”,啥都不想的,就想着找鸡蛋。

参禅的人生起疑,念佛的人怎么样?念佛的人对极乐世界生起仰慕之心,对娑婆世界生起厌离之心,对阿弥陀佛的那种信,真的相信有佛,有佛的世界,我决定想求。这个世界怎么拖也拖不住你的,千千万万人也拉不住你的,你心一向往。我们学什么就是要进入这个状态,没进这个状态恍恍惚惚的,佛教所讲的信解行证,怎么产生正信,这信信什么,你信世间的,信钱还是信名利,还是信爱情,有的人是相信保险。你信佛,还是信小乘的罗汉解脱道。

                             不动之体难思议

      
我是希望大家至少看清这是五浊恶世,要信这个世界是苦海。苦海的轮回是没有边际的,要信这个,要求出离,这是最低的一个学佛标准。这个没有后面都谈不上。这个苦海不仅是表现在外面,也表现你里面的,你的生命里面波浪滔滔,正报依报都是个苦,所以修行的人回光返照,因为所有一切外在的受用,正报依报都是你自己造作的,你导演的。

作为你们来说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认清那个它,去解剖它,剖析它。地、水、火、风、空,这房子失火了,你在里面被烧死了,烧成炭化了,你自己怎么面对这个,怎么超越?这时候我们就会想:我要有福德、我要有福德。除了一个福德我不遭遇这些,第二遭遇这些了,你有福德你可以从这一岸通过福德到彼岸,你有这么一个福德的桥可以过去,不仅是安全门让你逃出去,空间的转换你也可以无事。虽然你身体摧毁了,但是你的福德体还是能承载你的。

      甚至修到更高,不仅是福德了,真的就是像我们放生的时候对那些小鸟念的“无明无性本是如来不动之体”,这样念,一万个人念有几个知道“无明无性本是诸佛不动之体”的。如果你证到这个体了还了得了,证到这个体那真的是了不得的,这已经,就是说随便怎么死法都不要紧,随便怎么死法都无所谓,你愿意接受死亡这种游戏的,你可以接受,你也可以否定、否决,本是如来不动之体那还了得。

曾经有师父朝圣去,结果发生了山体滑坡,“哗”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了,朝着他们这一堆人砸下来。其中有一个师父修行成就的,就是入这种状态,“本是诸佛不动之体”。一入这个状态,手印一打愤怒相,石头停住,山体滑坡“咔”就停下来,等他们走过去了,解除,“哗”再塌下来,你看厉害不厉害!

    
  印度一个大成就者,为了教化众生,为了教化那个国王怎么办的,他又不能跑到皇宫里去,他平时有点像济公一样的,邋里邋遢的,别人也不注意看他的,疯子一个嘛。为了有教化国王的机缘,他跑到那个酒店里喝酒,酒老板说:“你有钱吗?”“你放心,太阳一落山,我全部跟你结账”。这个老板看看,太阳落山结账,算了吧,他们也蛮敦厚的,喝吧,反正太阳落山你就给钱哦。

      他就在那喝,结果太阳就定在那不动了,太阳永远不落山了,他就不停地喝。这个酒老板,哦!不得了了,这还了得,大家围着他看,他就一直喝,一坛子一坛子拿来喝,太阳不动也不下山。这老板因为他们讲好的,答应他的,太阳落山给钱。好了,太阳一直不下山了,怎么办,然后大家又来围观。

皇帝就问今天太阳怎么不落山了,一打听下来说,有一个喝酒的,说太阳下山他付酒钱,结果好了,他把太阳压在那里了,不落山了。皇帝就派人去找他,他不是压在那里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压在那里几十个小时啊,这就叫不可思议。你不可想象的那种威德力,所以不是说随便讲讲的。

      参禅的人不说禅,念佛的人听不到他在念佛。真正念佛的人,像印光大师,亲近过印光大师的人没有听到他念阿弥陀佛,那是真正念阿弥陀佛的人,安住在无量光无量寿里面,这才有本事带念佛人归极乐世界,他有这个口袋,想念佛的他能把你装进来。

他如果天天“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不是个口袋了知道吗,他只是个个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念照样生灭的,念一万句,一万句是生灭的还是不生灭的?还是生灭的。一句不念才不生不灭的,不生不灭才是真正的在念,但是一般人知道吗,这要修出来的,不修出来哪里知道。

                               
 学佛进步信心增 终止轮回大神通

      所以当今这个世界,我有时候我也觉得很讨厌的,你修净土,你那干净吗,看到师父一点恭敬心都没有,还净土呐。你真净了,看到三宝还了得啊,你的救命恩人,三宝的一点点形象都感恩涕零,都感激的不得了!你至少那个信都没生起来,对三宝都没生起信心,怎么可能你那是净土啊。

最大的智慧就是让世间有三宝,让世间的人都去皈依三宝,这就是最大的智慧和慈悲。我们如果连对三宝都没有信心了,那你糟糕了,你这个人已经糟糕了废掉了。特别我们学佛的,学到后来越学越皮,然后对三宝越来越没有信心,对常住、对寺庙、对出家人的形象,别说对师父了。对师父如果再没有信心你就彻底废掉了,就是对三宝没有信心,我也救不了你了,虽然有师父,名存实亡救不了你的。

      你对三宝没有信心,对僧宝、法、佛找不到感觉,这个危险信号已经很强烈了。学佛的进步就是表现在对三宝的信心上,信心增加了,对众生苦难看得越来越清楚,同时产生了悲悯心,越发地知道三宝的伟大。谁能救这些苦难的众生?三宝,至少三宝没有放弃这些苦难的众生,三宝一直在努力着,观世音菩萨千只手千只眼,万手万眼,种种方法,你对众生越悲悯你就对三宝越有信心,是这样。

如果对三宝你也看不到功德,对众生苦恼也看不到,就那样。既然我就是众生的一员,三宝这么慈悲我为什么不跟三宝配合呢,不去好好地思维佛法呢?佛法如筏,我为什么不踏上这个筏呢。踏上这个筏,从简单的,像坐电梯一样从一层楼载着我们到二层楼,那你的眼界越来越高远,但是你不能好高骛远,舍近求远,电梯你不上一层楼你怎么上更高的,不可能的。天天讲着三层楼的事,一层都不肯上那不行。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佛弟子的,入门还是对这个世界要有厌离心,对我们人身,对我、我执,我和我所要有一个打破,有一个观照的智慧来面对,这是入门。

      
如果你有了这个了,进而通过修行证道确实无我,那你好了,那你小乘的瑞相已经现出来,确实无我。这个无我的智慧是真实不虚的。《心经》里面一样的:“真实不虚”。前面“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这都无,能照见这些都无的,这个本身是不得了,因为你到一定的智慧才能照见更多。

现在讲也不知道的,我们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我们从生下来就没研究过眼耳鼻舌身意,什么是眼、什么是耳、什么是鼻、什么是身、什么是意,更高一点无色声香味触法,哦!眼对这个色尘,耳对闻尘。你再研究色声香味触法,越研究,就像我们小学时候读书一样,你读书的过程,不是说你要记住那个东西要怎么用,功利目的,我学好了我怎么用,不是的。读书的过程是培养你智慧的过程,有可能你十年读的书到后来一个字也用不到,但是这十年让你的生命不空过,让你的生命在成长开智慧,智慧将永远属于你,开发你智慧的东西有可能你这一辈子都用不到。

      数理化到时候不一定能用得到,但是你经过学数理化拓展你的思维,也是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那你就开始智慧越来越增高。这十二处再加上识——眼耳鼻舌身意,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构成十八界。这个识更是我们普通人根本不会去想的,眼为什么会跟色有反应,那当中是因为有识,有这个识,这个识就是生命现象。如果人死了为什么有眼对色不起反应了,六根都在,为什么不起反应了?因为他死了,识离开他了,哦!这当中因为有个眼识,才让你的眼根和色尘发生反应。

现在就着飞机说两个话题,我们去朝五台山的时候路过太原,太原有个很大的寺庙崇善寺,就在火车站附近,当时我随着师父去朝山的时候,第一站飞机下来就是到太原,在崇山寺挂单。崇善寺大殿的天顶上就是一个洞,这个洞现在是用一个木板或三合板什么补起来的,他们就介绍,这个洞就是因为在日本人丢炸弹的时候,一个炸弹穿过大殿,穿过天花板掉在佛面前,但是这个炸弹没有炸。

      这次我们出去朝山,到黄梅五祖弘忍大师道场。在一个肉身殿,这是五祖弘忍大师的真身宝殿,真身宝殿这边,那个老居士也是给我们介绍,当时日本人侵略的时候也是飞机丢炸弹,丢到庙里面,东边一颗也炸了,西边一颗也炸了,有一颗炸弹丢在了五祖肉身殿的前面,结果丢下来也是没炸。

      虚云老和尚在南华寺,重修南华寺,也是在日本人侵略中国期间,因为虚云老和尚很多弟子都是***要员,他们经常开着车来拜见虚云老和尚。这被日本的侦查员发现了,他们以为这些***要员在南华寺大概有指挥中心或者是什么,然后就派飞机来轰炸南华寺,派了两架飞机,两架来轰炸南华寺。炸弹纷纷在寺庙附近开花爆炸,虚云老和尚马上叫弟子们全部进禅堂,祂一个人留在大雄宝殿打坐,入定打坐,结果飞机丢炸弹,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后来有一阵爆炸声更奇怪,为什么?两架日本飞机自己撞头,自己跟自己撞爆炸了。

从此之后日本人就知道了,了解南华寺有个虚云老和尚,有个得道高僧,他们再也不敢派飞机来炸了。着比刚才讲的让大山滑坡停下来更厉害吧,你怎么想象啊!这个修行解脱,解脱之后的威德力你怎么想象啊,不可想象!比如说阳光能照到你,你能不能皈依阳光,入到阳光当中跟阳光合成一体,能不能,这很重要,懂不懂这个道理,你能跟阳光和在一起那你就入日光定,你就能入到日光里,你身心就能放光。

      
如果你不能,那阳光照到你白照,哺育着你生死轮回。你们如果能感觉到师父对你们的加持,那种感受是很微妙的,最大的力量就是说趁着要救度大家的这个愿力,跟大家结缘了,这本身就是大神通,本身就是。带领着你相应,相应之后带领着你解脱,这本身就是大神通。这比那个山塌到一半让它停下来,比那两架飞机撞头,比炸弹丢下来不炸,一点点不比它这个威德力小。你想想你是六道轮回的,因为三宝你的六道身会停止下来,你终结了轮回,你终结了生死无边的苦海,这个神通还不够大啊!你未成的善业给你,你已造的无边恶业三宝帮你背,这个神通还不够大嘛,对不对?

《观世音普门品》讲,你向观世音菩萨一礼拜,好了,等于世世供养六十二亿恒河沙数的功德福德。你想想看,就是与观世音菩萨相应了,观世音菩萨无量无边的福德就给你了,没有福报给福报,有业障消业障,你说还有比这神通更大的?就是这样哺育我们。

                                约束身心 戒恶修善

      
《法如甘霖》里所唱的每一个词,我做的佛曲跟其他的不一样的。你要好好学会了,每一首歌都是有意思的。《送你入莲光》就是大悲。如果四川大地震都震不到你的心,你的心也快离死不远了。如果你的心震动了,我生起悲悯心了,我对这世界的国土危脆,生命无常,甚至对被已经危脆到无常的人, 我生起悲悯,为他们念佛,为他们修法,那好了,那还能让你多活活,因为你生命还不错。这样一个大背景,你看,而且是最值得同情的,因为小孩子嘛,一个学校、一个学校被压在下面去了,我就是因为那个小孩子手里握着笔,我看着这个镜头写了这首歌。

 这是第一首歌,大悲心的歌——《送你入莲光》,你就会被洗涤啊!“我看到一只手,握成的拳像一朵含苞的莲,那不是花丛中的手,砖块瓦里废墟中,你曾是我们的希望,却用生命指引我方向。”为什么?本来你是世界的未来,结果现在你死了,我们活着的人要反省的,你要活出价值来的,所以你用生命指引我的方向。这个现象面前你有没有做一个觉悟者,你还是个麻木的人,对不对。这首歌前面都是很那个的,后面才是佛菩萨的果地,“我送你入莲光,佛陀的家莲池碧波荡漾”,后面才是佛的,前面要好好思维的,这世间种种的。

      
你说我有钱,我送我家小孩到英国留学去,现在去英国留学觉得是最高贵的。英国怎么样,这几天骚乱,砸华人的橱窗、抢。英国就这么好啊,我跟你说哪里都是坏人多。好好在哪里,只不过这个政府它的法律是站在好人一边还是站在恶人一边,仅此而已。在这个世间道义永远都是少数人的。

古代两千多年前,圣贤都是少的,圣贤的伟大就是因为喊出不同的声音,给出正确的方向,然后有一大批协助圣贤的人,建立这样一个文化制度,建立一个生命的方向,约束着大家,让大家往这上面走。大多数被教育的人,他是具有可变性的,东风吹往西倒,西风吹往东倒,世界上大多数属于墙头草。坚定不变的,一个是大善人,一个就是大恶人,大多数人是善恶不定的。现在是这样,两千年前也是这样,只不过两千年前圣贤还有,圣贤还有话语权,现在圣贤没话语权。古代也是这样,它只不过有圣贤,大家都往圣贤上走。

      比如说我们现在,我们佛教徒不是说都是佛菩萨了,不是都是阿罗汉了,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方向是这个。不是说我们现在戒恶修善了,我们身上真的没有恶了,不是。我们身上有,只不过我们意识到我们有了,我们要改正它,戒恶然后修善,这是我们的人生,我们选择了这个。你哪一天,你到死之前你完全把恶都消掉了,完全人是一个纯白的了。我们刚修行的时候是这样的,恶贯满盈,业都是黑业,我们的心也都是乱的,也都没有善念。开始约束自己,知道我要修自己的时候,好了,开始管自己的心,戒恶修善,我们的业力里面开始产生一点白业。

我们这个念佛珠本来是记好的嘛,念佛才拨一颗。我师父以前念佛的时候,这句佛号不清楚祂不拨过去,不算,分分明明地祂才拨过去。我们现在手里拿着念佛珠,那个念头跟佛是不相应的,对不对。我师父祂可以说那一百零八颗拨过去是纯白的,对不对,我们有可能转一圈一百零八粒下去,有一颗白的就算不错了,对不对,你能修到一百零八颗有五十四颗是白的,有五十四颗念过去还是黑的,那你已经也了不得了。

      同样拿念佛珠念“阿弥陀佛”,你那个阿弥陀佛是什么,质量是什么质量,你是纯白的吗?很难的,这就要很客观的,要有自知之明。哪怕你知道,你没有白的都是黑的,也不错,也算修行人了,你有惭愧之心了嘛,那说明你还是有正念的嘛。首先有正觉,正觉修得好了,白的越来越多了,白的多了正觉越来越多了。然后再修得好就是正等正觉。

世间学问如刻舟 安住觉性五蕴空

      我们现在能不能等正觉,哪里能等正觉,听我讲话有人一边听一边还开小差呢。看你们赏月的时候也是开小差,赏月的时候心月一体这样,眼睛看的时候没有对立的,完全一体的,你哪里达得到。你没到达你就没有达到等觉的状态,等觉还了得,然后正等觉。

      我们都是什么,从唯识上有现量、比量、叫圣言量。我们都是比量,心里过程,心里的一种阴影。让你看月亮,很多都是心里的阴影,你看月亮跟修行人看月亮是不一样的,修行人看月亮那是一种境界,穿越时空的,照今天的人也照古人,他就会进入这个状态,照今天的也照未来的,他甚至会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他这是现量。

我们看就是看,眼睛看到了,这个就叫无明。你说我看到它亮了,你虽然看到它亮,你心里还是无明的状态。但是你能安住着不动,不起心动念,只是看着,不进入心理的这种成分,你就是这样子的看着,这也算觉了。但是离等觉那还差好远呢,离正等觉差更远,无上正等正觉,那不得了了,差多远!佛就是无上正等正觉,我们就无明,无明就是众生,佛就是无上正等正觉。觉就已经是佛教徒了,如果你连觉都不觉,佛教徒都不算。

     
 所以能戒恶能修善,这就是因为有觉在管着你,那你皈依佛,皈依三宝了,你有皈依处你才能戒恶修善,这说明你有佛性了。连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你还不知在哪呢,鬼窟里面,魔爪当中,觉还没现前呢。觉现的越多,你的出离心越多,你安住在这个觉,觉这个量越来越大,照见五蕴皆空或者照见无我,这就开始进入一个阶段性的了。

 首先我们佛教徒听过,闻法,你回到觉上面了,那就不得了了。如果你现在能回到觉上面,你马上就会入一种定,无散乱,无纷扰的这种定。这个定同时也是智慧,这个智慧在小乘里叫入法眼净。你已经入圣流了,因为圣人就是靠这个修的,这就是圣人之流,你已经入到这个智慧的圣人之流了——法眼净。你这个时候就远离世间,一切扰动你觉得你都不要,保持着这个觉,护念。乃至这个觉照破现象,照破我这个虚假的泡沫,那就是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然后漏尽,豁破无明,彻底的进入觉的状态。所有生理的阴影,我们经验的阴影全部超过去了,就进入漏尽通,证阿罗汉。

      证阿罗汉彻底破除我执,我执的、无量劫来生生世世种种习气和合的一个怪圈。我执的这个怪圈彻底的把它粉碎掉了,漏尽通,进入无漏状态。这种无漏对凡夫来说是无漏,对圣人来说叫有余涅槃,这种无漏的话还是量上的。对圣人来说,圣人还有福德,除了这个觉的当下的光明的之外,它里面还是有内涵的,从金刚乘来说现空、明空,再达到乐空。

      我们现在最低的现空都没有,我们是看什么就什么着,众生处处着,听到被声尘着,看到被色尘着,反正什么东西到你脑子里,一进来就变成第二的,二元世界了,所有东西一进来就有影子在你的生命里面。你始终就处在刻舟求剑、刻舟求剑、刻舟求剑这里面。你在这个河流里始终在刻舟,所以世间的学问就是一个刻舟的学问,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这样的。

修行佛法不是,修行佛法彻底打掉,全部打掉,手把锄头桥上走,桥流水不流,不是这种分别意识,不落在这里面的,那是超越的,他就是在觉的状态,不落阴影的,不落眼耳鼻舌身意,不落色香味触法,不落眼耳鼻舌身意的识,不落这个识。这是为什么?这是在智里面,叫转识成智,在智里面就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六根,无十二处,无十八界。无十八界你就跳出三界了。

      所以我师父那时候一再地跟我重复,出十八界就是解脱。所以解脱跟世间学问不一样的,不一回事。无尽藏比丘尼来问六祖大师,拿《涅槃经》来问祂,六祖大师说我不识字。她说你不识字怎么能解经义啊。祂说经义跟字不是一回事,只要你念,问我我就能回答你,我就会告诉你不懂的。六祖大师虽然不识字,只要你念出来,祂耳朵一听就知道佛讲的什么意思,他的心跟佛心完全是通的。


 所以如果一个人能研究这些,能修行这些那不得了,给你供起来,给你供在庙堂之上。为什么出家人受人间礼拜,入三宝之列,当你真正地出家,你真正想地追求这些,是非常非常尊贵的。虽然你还不能利益他人,你只是研究自己,你按照佛的教导研究自己,但是你能解开自己这把锁,你以后就会打开别人的锁。就怕你自己就是被锁着的,你都不知所以然,你被困在三界里的,你怎么救别人出三界啊!所以你救自己出三界了,你以后就有能力救别人出三界,大家就可以养着你,对不对,就这个道理。你别管他自私自利,两耳不闻窗外事,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照样可以供着他,当他圣贤一样供,不要紧,他虽然现在是凡夫,他已经向圣贤方面发展了,有其因必有其果,对不对,他在因地里了,那就好。就怕老是祈祷啊,求加持啊。

                                       
  修行如一人与万人战

修行不可中断啊,这个中断障、违缘障是很恐怖的,我想好了却中断了,找一个违缘给你中断掉。你看,多少人学佛,有的就是跟佛擦肩而过,他也结到佛缘了,走走又走开了,没有深入经藏,没办法深入经藏。有的也见到师父了,他没有办法跟师父深入的去研究师父讲的这些。你们当然看经典也一样,因为师父讲的跟经典是相应的,是解读经典的人,用我的生命带你们进入经典。

      你深入经藏,是你主观地你要深入经藏,但是你是看不到经藏的底的。但是师父教你,带你进入经藏的大海,教你狗刨式啊、蛙泳啊、仰泳啊,随便你怎么样,对不对,教你。我们从自己修行上我们要知道,你要严阵以待,修行如一人与万人战。纵是我们来到慧日寺了,你顺境了,相对来说大家都是来学佛的,但是你还是要警惕,警惕自己,警惕我们自己的心,跟你说到这样的环境来你的恶业会翻出来的,有进步,有时候也会有退步,有时侯甚至会迷失掉方向。

因为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我就是我。不知道你这个“我”就是业力生出来的,他看不到业力只看到“我”,业力又不能通过我觉悟造一点善业力。如果造了善业力不一样的,一个有善业力的人,一个人比如说升天堂,他已经有天堂的力了,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天人有一个光环一样。一个有善业力的完全不一样的,他说话不会损伤自己的福德,他的思想不会损伤福德,他的行为不会损伤自己的福德。

    
  往往没有福德的人,恶业再多也不愁,他也不知道的,反正没福德,恶业多一点他根本不在乎的,语言啊、心念啊、行为啊。而一个积德修福的人却越来越谨慎,一丝之恶他都会警戒不做,一丝之善赶快捡起来,大海不拒细流。

      我师父,我跟祂这么久,没听祂给我解释阿弥陀佛什么意思,他也很少深入地去讲佛法,就是我在师父身边的时候,师父有时候给我们讲一些十二因缘。有时比较特殊,像要开光了,我师父有时候讲讲《心经》,他讲《心经》都是按照一般性的,按照我们显宗的教相讲一下,有时候也现一种威德相。


有一次我记得在温州开光的时候,师父就讲弟子惭愧,没有好好修,如果好好修了,现在把大殿翻个个都可以,知道佛法是有威德力的。偶尔的时候,庙里面有那个的时候,师父有时候严肃的说庙里什么我都知道,平时从来不讲。像我什么都给你们讲,这都是很少的,平时积功累德,慢慢地,是不是到外面做好事去积功累德,是内在你的生命,你的生命你不漏,戒定慧三无漏,你自己无漏,你自己增上,然后这个再惠及于众人,惠及众人就是福德,自己无漏这是功德。功德和福德一起修,达到一定量了,那个时候,即这个身体产生功德体,这个功德体又可以超越这个身体,进入更高的,高维的,四维、五维、六维的那个世界。

      比如像我看到月亮一样的,有的人看到月亮,入月光三昧,照过去、现在、未来的人,这不是说四维空间,我们现在讲的另一个语言叫多维的、高维的。甚至这个时候他达到这个程度,你把他这个身体损坏掉,他不会根本上被你摧毁到。但是如果这个人的身体是利益众生的,你不要说摧毁他身体,你对着他的影子皱个眉头你都要下地狱,不要说你损毁他。

我昨天讲的那个,还拿一个针戳祂的身体,那还了得了。所以对一个佛的弟子来说,向着师父的方向顶礼,平时不能够踩到师父的影子,连师父的影子都尊敬得像佛一样,打开你凡夫的那种心,那个心都是老茧一层一层的,通过这些能生起这种好的心灵状态,慢慢慢慢打开我们的心,进入到佛法里。

      解脱是你的功德体里头才会有解脱,这个地方哪一棵树、哪一块石头都不是你解脱的地方,包括师父的这个肉身也不是你解脱的地方。我们传就是传的智慧,我看到这个经书我能解读祂,我知道祂讲什么,把这个告诉你们,你们也按照这个修,你们在心里把这个经书再修出来,你们就解脱了。

      你光拿着书看,读一千遍有什么用,要把祂读得消化,信、解、行、证,最后你整个人就是这本经书。就像我做的那个金刚萨埵修法一样——“如意宝珠”,你看了,最后你打坐下来,你整个人一盘坐下来,就把《如意宝珠》那个片子在你内心完成了一遍。那好了,我这《如意宝珠》就做到你那里了,传给你了。否则光当电影一样看,不去修有什么用。

                           整理:妙就  校对:慧修  编辑:德藏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