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追求生命的大自在  

2010-08-24 21:06:24|  分类: 慧日禅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美玲大厦开示(10.03.19)
               
                       以智慧安身立命

      学佛有福,心想能事成,虽然极乐世界是七宝琉璃、黄金铺地,但是有时候,我们还是从外在要回光返照。人,作为生命来说,有物质的一部分,精神的一部分。从物质方面来说他有惰性,他自然会依赖外在丰富的物质条件。但是精神的一部分他要追求更大的一个自在。肉体的他会追求惰性,他会仰赖于物质,就象西天取经里面的猪八戒一样。但是作为我们精神的那部分呢,他又是要超越一切束缚的。


      我们今天在坐的这位**师父,他剃度的恩师是我们佛教界的高僧——佛源老和尚,是虚云老和尚的法子,是他用生命保住了我们广东南华寺六祖的肉身,和憨山大师的肉身,都是他老人家保护下来。有一次教化他的时候就说,他说世间的人求的是自由,我们出家人求的是自在,自由的人不自在,自在的人不自由,你选吧,你要选自在。


      有可能你要想追求自在把腿子还要收起来,对于不会盘腿的人就象坐老虎凳一样,对不对,双盘腿盘一盘,反而把身心束缚住了,让心不打妄想,慢慢慢慢这个心从妄念中解脱出来了。就犹如水不动它自然就沉淀下来,沉淀清澈。这房间也是这样,房间,像阳光一缕照进来,我们铺的地毯,有一个人走进来好了,你脚步“啪”一落下去,地毯上的尘埃就起来了,阳光照着就会看到,哦!这么多尘埃。


      但是你只要恢复平静,你不要去动它,慢慢慢慢尘埃落地。尘埃落地,阳光又是那样明澈。追求这个明澈,生命的明澈,追求生命的升华,这就是佛教徒所追求的那个自在境界,大自在境界。这个自在境界可以超越现象的生灭。


      如果你停留在现象上,现象本身它是生灭的,现象它没有固定的自我的,它是由因缘和合的,如果我们只住在现象上的话,那我们也随着现象而生灭。如果我们有超越现象的智慧,所谓照见这个现象都是空无自性的,久而久之以智慧来安身立命的话,那你就超越生死。所以佛教讲了脱生死,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标志着我们生命是大的一个进化,这个进化远远比猿人变成北京人,北京人变成现代人还要伟大。


      你看我们现在坐在这里,这里从布置上来说真的很讲究,蕴含有文化在里面。上面那个灯,你看象星星一样,圆的天顶象我们恒星系一样,也象银河系一样,圆盘,天圆地方,都有意思。但是,我们佛教里面,特别《楞严经》,在开智慧的《楞严》里佛告诉我们,说宇宙跟我们的佛性比起来的话,就犹如一片云而处虚空一般。


      佛性如虚空啊,我们所感知到的这个宇宙只不过象一片云在我们佛性的虚空当中一般。但是我们平时哪里认到佛性啊,我们都只认业力啊,只认业报,只被这个业报的迁变而迷惑,所以这世间的人才开始有我执。由我执而生恐怖,因为有我执就会有爱嘛,有自我的执着,由爱而生恐怖,有恐怖就要找依靠,找依靠就产生了贪。贪得到高兴,贪不到就生嗔恨,这一切是什么呢,就是愚痴。贪嗔痴指挥了我们的身口意,然后又制造了虚妄,虚妄中造虚妄。本来没有地狱,本来也没有饿鬼畜牲,但是我们硬是造一个地狱畜牲出来,饿鬼畜牲出来,自己造的。


      像我们现在这世间,你举眼看的都我们自己造的。我们北京还在造、还在造,过两年不来又变样了,又被造了。不是先天就有这个,是人造的。人造的它,我们还被它迷惑,以为就有这个。我们造的现象又变成我们的陷阱掉在里面,这个人哪,作为人这一个生命的悲哀的地方。我们怎么样能够避免这种,用智慧来作我们的眼睛,来追求生命的进步,开拓大自在的内在境界,这是生命最重要最重要的。

                            不为物累 超脱自在


      今年《孔子》这个片子,我们寺庙里面放了一遍又一遍,这里面有几个境头蛮有意思。孔子离开鲁国,因为前面有受到卫国的邀请,所以他先去卫国。卫国的国君对他非常不错,说我愿意请你在这边,跟我们传播你的学说,让你在我的国家招生,甚至每年有八万担的粮食提供给你。经费、地方、人员,全部都大力支持。


      但是他说,那个叫卫什么的女的,她要见一见。孔夫子的学生都说,夫子夫子,这个女的名声不好啊,不能去见她。但是君命又不能违,他去见了。当然这个见他是有备而来的。这个影片场景的布置,边上有一个滴漏,古代的计时工具,那个水“滴、滴”,孔夫子的修身养性的功夫就表现在这个滴漏。象我们观音法门一样,通过这个定在里面,身心还能够掌握得住啊。


      卫夫人先来考验他,看到他的气很沉稳,他的眼神也是,保持的就是说这种分寸都非常好。她说能不能教我的公子。结果孔夫子说我不能教,我不便留下来。她说为什么,孔夫子跟她说了一句,那句话对她来说比较重的:我没见过这么样好德又这么样好色的人。卫夫人赶快离他远一点,下了座椅,这时候以礼来相见啊!值得恭敬的,确确实实是一个有道德有修养的人!


      孔夫子这时候也不得不还礼,因为她是君啊,他只是客。影片这一段里面,有修身也有修心的,这些都在里面。后来卫夫人跟他说,别人只看到你的这种苦啊,却很少人看到你苦中的境界。所以卫夫人她也是一个有修行的人,苦中的境界!


      所以我们修行人,别人看做和尚很苦,象他北大毕业,父母好不容易培养孩子北大毕业,他出家去了,到现在还不理解呢。出家这么多年了,想想出家人这么苦嘛,儿子去作和尚,不管怎么样,那还是很苦的嘛!但是真正的佛教徒就了解,出家真幸福啊!这个苦是世间人看的表面现象,内在却是大自在、大快乐。


      就好象别人看到我们东方文明,好像这么多拘谨的,这么多礼节,繁文缛节,但是他没看到繁文缛节下面的这种礼、这种自在。就象我们去看印度人,现在看印度还是比我们落后几十年,但是我们从修行的角度,看到印度人的天人相应的境界,他的那种超脱,他不为物所累。这个地球上正是因为有这批人,他不仅对他自身的修行有很大的好处,也对全世界我们人类放射出的那个气息,达到很好的一个平衡作用。


      像这次我去欧洲,特别感受到这一点,他们基本上都是那种生活方式。但是那种生活方式,精神的力量是很少很少的,所以他们也不太愿意相信他们的上帝,觉得我物质什么条件都具有了,我还要相信那个干嘛!反过来,他生命所放射出来的东西,精神上是空虚的,是枯燥的,他的物质上的这种对地球放射出的破坏力量是非常大的。


      我那个时候反过来看到,中国,不开化的中国,印度,不开化的印度,看上去好象比较落后,恰恰这些是庞大的精神力量啊!就好像我平时看,常常我也在分析人啊,有的爸爸、妈妈智商不一定高,生出小孩智商很高;有的大人智商很高,作老师作什么,生个孩子是傻的,他有时候智商用得太多了。


      你说什么是进步?如果没有对物质和精神双方面去考量的话,你光是表面上,有时候看不到这些真相的。看不到真相,那会引发失衡,不平衡。现在我们这个社会物质和精神上严重的失衡,精神境界是一片荒漠。


      为什么很多人想到寺院去,想去学佛法啊,毕竟佛法它几千年下来了,它的精神力量是非常大的。有很多老和尚你去看,他也不会讲经说法,甚至他讲话你也听不懂,你讲话他也听不懂。但是你一看到他,那个眼神像孩子一样的,皮肤虽然黑黝黝的,好象脏兮兮的,他的手一摸到你头上,象奶水一样的流进你身体里。你很烦燥,吃不好,睡不好,你看看他那么安定的气息就把你给带安定了,你说他这种修养值多少钱?不是钱的事。


      反过来说,社会上那种力量如果减少了,越来越少了,我们如果想修行,想追求出路,那希望都少了,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巨大损失。这世界上如果大家都追求物质,精神上没有照顾到的话,这个世界的危机就会产生。


      现在的这种危机,金融危机是福报的危机,社会的危机,这个世界的危机,道德的危机,这已经呈现出来。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家现在,物质上的有了,但是在这里面能不能回光返照,这很重要。比如我坐进来了,真的很好,一样不缺,那一样不缺了缺什么?赶快把心静下来。如果心不静下来,这个物质的丰富,就失去意义了。如果你心静下来之后,这些物质就呈现出它的价值来。

                        佛经最具真实义


      像前面我们在说念佛珠,念佛珠可以供佛啊,如果你不会供佛,心不会静,那念佛珠拿在手上,人被念珠转啊,人是念珠的附属品。如果你能静下来,处在那种佛性的状态,那你拿的、所看的、鼻子闻到的都可以供养给佛。就把我们这个时间上的、空间上的有限的就变成无限的了。所以我们几千年下来,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也是梵语,“阿弥陀佛”也是梵语,我们中国意思叫无量光、无量寿。那现在的意思呢,就是空间没有障碍,时间没有障碍。无量光,“光”代表空间,“寿”是代表时间,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


      所以佛经一打开,“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完全没有障碍。你把佛经一打开,你静下心来,一打开开卷有益。这个益是什么呢?你见到佛了。佛在讲这个的时候,佛是以超越一切的这种智慧来讲的,面对所有有缘的人,过去、现在、未来。所以佛讲经的时候,上可以过去多少劫之前,以后多少劫之后,同时在它方世界,什么什么世界有什么,是圆满的一种大智慧,所以你不能去说祂某时某时怎么样怎么样。


      祂的这个时,恰恰在那个空间那个时间当中,祂的智慧超越了那个空间、超越了那个时间,把所有有缘的众生都呈现在佛的智慧面前,所以佛在两千年前可以作我们的指导者。或许因为现在我们的因缘不成熟,那个时候成熟了,祂可以在两千五百年前指导两千五百年后,指导五千年后、五万年后的事情。只要你有缘,你把经书“啪”一打开,时间隧道打开了,你就见到佛在给你讲。因为生命,每一个人生命生下来,他都是要向上走的,都是要追求觉悟的,所以佛经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具有最真实的意义。


      每个人都这样,你说我觉悟了,觉悟了你读还是有用的,因为你觉悟的还是这个道理,而且你觉悟的道理不可能超过佛的,读一遍、读十遍、一百遍、一千遍。像我师父读《法华经》,至少读了三千多遍,每一次都披袈裟,门关起来,点着香读,三千多部《法华经》。《六祖坛经》里说,有一个师父读了一千多部《法华经》,就见六祖大师去了。六祖大师说,你是人转《法华》呢是《法华》转你人呢?反过来说你开悟了,你人能转《法华》了,你读,也不会吃亏的。因为我们的境界,你觉悟的境界不可能超过佛的觉悟境界的,还是会在里面得到利益。更不要说没觉悟,没觉悟,它字字是我们的指航灯哪!

                       消除昔日业 忆念得加持


      像我们这个生命,你说我们现在用比,如果这世界上有凡夫也有佛,那我们这个人,我们也可以作凡夫,也可以作佛。我们再比一个例子,这是一颗大钻石,这么大一颗大钻石,这边有一颗普通的沉积岩,一块小石头。免费选,你取哪一个?不要说那个啦,连小孩子看也是那个耀眼嘛,也是会取那钻石嘛!


      反过来说,如果你取那个小石头的话,你看,损失多大!我们也是,给你选,凡夫、佛果给你选,你选哪一个?我们平时很多人说,我们作凡夫的。甘心作凡夫吗?作凡夫,种种的困惑,种种的烦恼,而且无边的苦等着,因为看不到真相嘛,看不到一个真相。


      我们佛教,在这个世间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和时间当中,去达到超越这个空间和时间。所以我们在讲的时候是不是念阿弥陀佛?也是念阿弥陀佛,思维这无量光无量寿的,所以也是超越这个狭隘的。


      现在我讲这个主题,我心是安住在那种状态。我们大家在这里,我们曾经有这样子的状态,我们今天结过缘的,比个例子说,我们人有各种状态的嘛,情绪不好啊,或者什么,你能够忆念,忆念这一刻,这一刻也会加持,你那个时候的念佛或者修行,让你能提升境界。因为结过这个缘了嘛,现在结的缘就是为过去消业障。


      我们每一个人坐在这边,不是说你这个形体上,光一个物质的身体在这边,你还有精神哪,精神里边比电脑还复杂,那里面硬盘里储存的东西可多了。除了有各种各样病毒之外,当然也有福报,也带着福报善根坐在这里,同时也带着罪业坐在这里。


      但是我们在讲这个的时候,叫一念佛的状态消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把过去的罪业过滤一下,重新排列,福报增加,对以后来说,生命有一个大报。等于我们现在讲的时候,又产生一种业力。这个业力呢,每一个人我们坐在这里,每一台电脑又都输进去了。这个输进去了,又可以消毒,以后也可以开发你的电脑的性能,所以研究佛法是很有意思的。

                     妙法难诠 动静皆如


      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虽然我没有系统地按照经典讲,只是想到哪里讲一讲,但是不管讲到哪里,没有离开那个佛性。我们现在坐在这边,有一个东西是超越这个境界的。我们到庙里面看那四个大字叫“佛光普照”,我坐在这里,我没有离开佛光普照那样一种境界,所以这个意义是不同的。


      佛陀刚成道的时候说“我法妙难思,不可以言宣”,我怎么说啊,世间人怎么听啊,算了吧,我也不用说了,我走了吧。想涅槃了。这个时候佛陀的光明照耀到大梵天哪,大梵天宫殿从来没有这么光明过,他们都打听,这个光哪里来的?就找到了佛的菩提座下,原来是佛成道了。大梵天邀请,十方诸佛赞叹,说十方诸佛过去、现在、未来诸佛所证,你已证得。先是佛给太子来印证,然后大梵天来请法,玉皇大帝也来请法。先是天神哪,因为他们的眼睛是透彻的。


      我们在讲法的时候,有的人他会打瞌睡,为什么?因为我讲的那个东西,很难分别。过去有个比喻叫“蚊子叮铁牛”,怎么下嘴,啃也啃不动。我们的那个电脑根本很难处理,那个硬盘很难处理这么大的数据量,所以听听打瞌睡很正常,有时听佛法的时候,比催眠还厉害。打瞌睡也不要紧,只要慢慢业障消了,越来越明澈,心不起一念分别,就开始跟着我所讲的慢慢领会,我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听听,听出味道来了。


      所以过去师父徒弟参学也有一句话,他说什么是佛法?他回答一句,说麻袋里装菱角。你想想麻袋里装菱角是什么状态?把那个菱角,大黑菱装在麻袋里,菱有五个角的,有三个角的,东一个戳,西一个戳。我今天讲法的这个状态,有一点象麻袋里装菱角一样,但是慢慢慢慢的话,以后会显现。


      今天也有人会懂,但是你懂的时候又不能停留,停留又堵住,象《金刚经》里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所讲的那个是什么?你明白了又不能住,一住马上又障碍你开悟,一直这个心要保持明明朗朗。像这个大圆的,如宇宙图形,一点一点的。这个圆灯,像恒星系啊,像太阳系在银河系当中一样,明明历历。我所讲的,也是,也如灯光一样的,虽然照到了,却不挂碍,一点一点会感受到。所以这个佛法讲也可以,不讲也可以,如果想学佛法了,语默动静都可以。

                       求学不存疑 身心付佛法


      像我们这次来北京参加夏老的活动,我尊敬他就是因为夏老他觉悟到这个。如果不是觉悟到这个,靠画啊,或者是风水呀,面相啊,那都属于世间技艺。懂得这个,那就变成菩萨的方便,度众生的方便。所以他是一个大智者,年纪轻轻的时候,二十多岁,一看到佛法了之后,天下还有这个学问哪!看不懂啊!看不懂就要用心了。


      中国古人有这么一个叫求学不叫一疑存,求学问,做学问的人,你有一个不懂,这个学问都不到家。所以夏老他也是被激发出这个,一门心思专念。虽然他是个居士,但是他的用功,对佛法投入的心血就像个出家人一样。二十多岁,将近三十岁这样,现在将近八十八岁了。修行,真正激发起修行热情了,这样子修行的话,六十年就是国宝啊!


      那天那个开幕式,我们在座大多有去参加,中午吃饭的时候,本来讲好,我们工作人员边上吃的,但夏老说不到不开饭。结果我们去,还与夏老同坐,我当时脑子也都糊涂了,没反应过来,稀里糊涂就坐到夏老边上去了。后来我跟夏老说了几句悄悄话,大家都没听到,今天我把悄悄话说出来给大家听听。我跟夏老说,我说前两天下了一场雪,把业障都压下去了,昨天刮了一天大风,把晦气都吹走了,今天呢佛光普照,十方诸佛降临。


      故宫这个地方啊,一直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地啊!在这里开画展,诸佛菩萨都降临。夏老说是是是。我接下来跟他说,我说您老给别人看风水啊,我说凡人是人跟风水啊,有功德的人是风水跟人啊!夏老说是,是这样子。所以我们佛教里也是讲到这个,菩萨行门里面就讲到,如果你全心全意地为了众生想,为了佛法而献身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考虑自己。所以我们佛教讲将此身心全部交付佛法,自己的前途交付护法,不管,随他去吧。


      随他去那不得了了,完全无我的话,那你的黑暗点都没有了嘛!你没黑暗点,你身心全部是光明的,更大福田啊,世间大福田。这就有法了,有法就有护了,没法护什么!所以我师父跟我说,有一个人修行,韦陀菩萨忙死啊!你自己护自己,还是韦陀菩萨护你,厉害。所以我师父说,自己不要为自己想,为自己想,佛菩萨不为你想了。有时候我师父也讲,以前也有口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是佛教里的菩萨修行法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很少的,师父说世间这样的人是很少的。像我们在座的都是佛教徒的话,这也是我们生命要追求的境界。


      像我们宁波就讲到,你越是不为自己考虑,那你的心胸越大,心胸一大,福报就大,所以叫量大福大。在藏传佛教里面,这个人你的善根怎么样,通过外在也可以看到你内在的。我们美玲大厦走进来,所到之处,我看都井井有条,说明他们平时考虑问题肯定都是非常清楚的,对于事情的因因果果那是很透彻的,平时而且一直给佛教护法。


      他们俩夫妻护法还是你护你的我护我的,都护佛教但是又各有所好。这好了嘛!这是互补啊!对不对。因为一个人不可能那么多,我们佛教两千多年发展也是多元的,各传承也是不同的福报,对不对,先生护护这一路,剩下来的也不能漏了,两个人合起来正好把佛教的福报全部都圈到他们的自性里去了,这是很难得的。

                         安住佛性 超越幻相


      首先自己有这样的善根,喜欢,有时候喜欢是说不清楚的,人和人之间也好,人一个信念也好,有时候还真说不太清楚,明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你自己还要研究好多年,更不用说发生在别人身上了。发生在别人身上更想不通,有时候发生自己身上的还想不通,好几年想不通的。


      像上午在夏老学校我也跟他讲,我自己遇到好几件事我都想不通,想了好几年。就这个舍利子啊,舍利子看得见摸得着,就那我还想了好几年呢!你们有没有疑惑,那佛陀舍利子,那么奇怪!当时夏老就抓了一把那个灰回去,竟然里面有十六颗舍利子,大宝法王舍利子。除了这个,舍利子还长,今天给我一颗,为什么给我一颗,它里面又长出一颗来,所以给我一颗它还是十六颗。小小的,刚长出来,圆圆亮亮的,它会长,真的会长。


      不但舍利子会长,甘露丸也会长。甘露丸本身就很奇特,我完整地参加过一次甘露丸制作法会,从开始准备这些藏药,各神山的药,然后再加上几百年历代传承的甘露丸母丸,所以一个好的甘露丸要有上万种物质在里面,圣物。然后准备齐了好画坛城,把甘露丸药都放在那,一个是主尊坛城,一个甘露丸坛城,两个坛城。全部整个过程我都有参予,修法的时候我也一起参加。净坛净好之后,进入法会状态了,先把甘露丸的原料拿出来,公众面前拿称来称,当时称了将近一百斤,做甘露丸的物质一百斤,然后放进坛城里,开始修法。


      七天,白天是从五点钟开始,五点钟西藏天还没亮呢,夏天的五点钟还没亮,跟我们有一个多小时时差的,一直修到晚上天黑。早上天不亮修到晚上天黑,一座经念下来至少三、四个小时,然后休息一下,跑出去绕大殿一圈。他们很简单的,方便一下就又回来了,又开始念经。


      晚上还有几个活佛带一堆人,不间断地修。修到第七天的时候,把甘露丸的原料从坛城里拿出来称,奇怪了,本来是一百斤,这个时候拿出来称变一百五十斤了。而且我那次参加的这个法会,第五天的时候,在坛城的附近就出现了像水晶颗粒一样的东西,如固体的水晶颗粒一样的。大家捡,有的大得像大姆指这么大,小的一粒一粒的,大家都趴在地上找,捡。我就问那位活佛,我说这是什么,是不是水晶舍利啊?他说这不是,这是天降甘露。这就是这个时空里产生的我们从来不认识的一种物质。


      在美国,有一位藏传佛教的大空行母,他在美国公开地示现过这个,不要那么多人修,就他一个人修这个法。让摄像机天天对着不间断地拍,就一个容器里面,肉眼看得见的,不要说摄像机,肉眼就看得见,慢慢慢慢从空的开始有物质,有像水一样的,水马上就凝结成像酥一样的,就是固体和水之间的,而且好象有生命一样会颤抖的,然后凝固成固体了,哪里来的不知道。甚至也可以密闭起来,把玻璃罩罩起来,里面放着,然后修这个法。你说人吃那个还了得,那是开智慧啊,治病啊,甚至是以后成就,大成就的最主要的原因。


      我亲自参加过这个,我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然后我遇到那个法会当中舍利子就跑出来,前两趟看到别人捡得到,我趴到地上捡就捡不到,后来我猛烈忏悔并为大众服务,服务了几个月下来,我也努力捡,捡了一个歪头歪脑的,我高兴坏了,这总算是我亲自捡到的。到后来,再过两年,我去也不需要很努力的,我打坐的周围就有那些舍利了。再到后来,不仅有白色舍利,还有白色透明舍利,**透明舍利,红色透明舍利。但是逻辑推理哪来不知道,搞不清楚的。到现在也不知道,你看得见摸得到的,就在你眼皮底下发生的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象刘谦变魔术一样,虽然一变别人就破译,破译的到底谁有权威说对,本身刘谦就没说你破译对,对不对。


      佛教里面有很多的,从道理到现象,就看得见你也想不明白的。像那些修行的大师,有的现济公相一样,前两年刚圆寂一个,药师佛的化身,他给别人治病很厉害的,拿个枪,你有心脏病拿把枪对着你心口你怕不怕,“嘭”一枪,心脏病好了。以前没枪,直接拿刀,你有胃病有什么,拿刀对着你肚子“嘭”一刀戳进去,拔出来好了,还没伤口,你说奇怪吗。


      他还专门给大活佛看,一般性人还看不了,一般人谁敢给他看啊!他刀拿出来,你说吧,哪里有病。你还敢说,吓也吓死了,没病没病。我看到打针我都吓死了,我小时候看到打针“没病了没病了”,拿一把刀那还了得!就是这样。他们跟我讲的,就这样的,这样人就有啊,真的有啊!现在西藏还有呢,还有这样的,把脚踩石头上,就象踩在牛粪上一样,完全无障碍的,物质在他面前没有障碍的。象扎裤腰带,看他那个身体,裤腰带一扎搂了个空。这就是安住在佛性的状态,超越了物质的幻相。


      用科学来讲,现在科学家也已经告诉我们,你所眼睛看到的,你感官到的一切都是虚妄的。时间是虚妄的,空间是虚妄的,你看,所以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无量光、无量寿,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时间本身就虚妄的,空间就是虚妄的,我们执着在里面那就被它手铐脚镣就困住了,是这样的。

                          学佛修行 知足常乐


      像我们在坐的都是人中豪杰,有很大的福报善根,所以获得这个世间的成就。我想,这还不一定过瘾呢,这不是生命最大的乐趣,在这个当中,能引领我们大家,能够做一个佛的弟子,学佛修行,开拓生命的新境界,那其乐无穷啊!我们出家人是苦中求乐,你们在家呢是乐中求乐,本来环境就这么好,环境这么好还要超越这个环境。
否则的话我们汲汲于这个外在的物质,你把整个身心投在你里面,到时候怎么样,外在物质恰恰变成我们的坟墓,葬身在其中。就像念经一样念《法华》,是《法华》转人还是人转《法华》,你有没有迷失在这个外在的世界里,有没有葬身在这里面。如果外在看的淡一点,你内在的就会有机会升华,你外在要看的很重,你根本没机会,因为身心是有限的,欲望是无穷的。


      我们生活的同时,真的要加上学佛,不加上学佛生活就变得很痛苦,加上学佛就变得很自然,很开心。随随处处你有佛法,随随处处就开心。这种开心它不取决于外在的东西,所以佛陀要离开我们了,最后还一个遗教经,遗教经说:人若知足者虽卧地上犹是快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犹是痛苦。


      我的寺庙有一块牌子,还没进寺庙路边就有块牌子,写着“幸福是精神范畴”。你跑到外在去找幸福,你找错方向了。我们求开悟也是这样,你跑到生灭里面找开悟,那叫犹如觅兔角,像到水里面去找火一样啊,不可能的。幸福是什么,幸福是生命的一种感受,它属于精神范畴。

                         大修行者住世间


      像我们在坐的今天来分享佛法,这是超越我们生命的,生命真的是很短暂,纵使在坐每个人都能活到一百二十岁,但一百二十岁在地球上来说是弹指一瞬间。但是如果你有这个觉悟,能够调整身心,学佛了把我们身心向佛靠拢,南无,南无就是向佛靠拢,有一点沾到佛光了,那好了,那你超越这个了。


      你生命超越出这个,得大自在了,这也是我们东方文明的核心,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作为这个民族的平台,传承的一个世界文明。正因为这个文明没有了,别人才看不起你这个民族,这么好的被你整没了。我们现在反过来学唐朝的东西要向日本学,学宋朝的东西要想向韩国学,学清朝的东西要向那些早期,清朝的时候那些最穷的外出打工的,东南亚的那些地方去学,学民国的要向那边去,我们现在越整越少。


      现在要恢复呢,政府也是呼吁恢复传统文化,要恢复传统道德,这个不是讲一下,不是讲一个口号,其实里面有内涵的,里面很享受的。像昨天晚上我们在宾馆里,我们讲佛教科学的一面的时候,甚至讲佛教里面能量一面的时候,现在就是能量危机嘛,资源有危机。


      如果有智慧的话,就会发现,科学家就告诉你,宇宙能量是守恒的,开发不出来。智慧当中有能量,你看那些显神通的人,科学家研究那些修行者为什么能腾空,拿仪器测,这奇怪了,他这腾空怎么身体放出那么大的能量,好像磁悬浮,一通电了火车悬起来了一样,能量是很大很大的。


      反过来说人有那个能量了,你有那个能量你内在是很充实的很快乐的,到现在我们同参道友还有啊,大家不是以嫉妒心比啊,我们是很高兴的,有些年轻有为的在山里住山还在修。我前段时间到天台山去看他们,他十几年了一直住那里,我看了我很开心,是有进步啊,修行有进步。


      那几个寺庙,就几个修行的,他们彼此都知道。修行越早功力越深,有一个也是我们宁波人,我寺庙附近的一个人,他小的常常时候就跟天童寺首座和尚去学,他家离天童寺很近,天童寺在文革的时候还有几个老和尚留下来,首座和尚是松山和尚,他圆寂的那天我正好在,他九十多岁了,圆寂的时候,他就坐在自己手工制作的凳子上面,手就这样伸着圆寂了。


      广修老和尚看到了高兴地不得了,拿一串念珠挂在他手上,火化的时候整个心脏是心舍利,金刚心舍利。那个小孩子从小跟着他学,后来在天台山出家,现在修到被尊为活济公一样的。但是我讲了你们有兴趣要去看,不大看得到他的,他身上没有那些,他很超脱的,也或许有缘你会看到他。


      前几年的时候,他手伸出来拿刀砍给你看,“啪”一刀下去,手拿下来再装上,又长上了,厉害不厉害。前面讲那个老活佛拿刀戳你,他拿刀戳自己,未来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就住在山里面。所以汉传佛教里面也是有大修行啊。我跟他说,我是业障重啊,还经常外面走啊,他们住在那里不动。但是因为我们多少年关系嘛,以前传印老和尚也在那边闭关,传印老和尚有一段时间离开北京就是到天台山那去了,闭关三年多,那个时候我们认识的,我也常常到那个庙里去。


      这个世界还是有修行人,一看让你感受到,你按照佛法修行真的可以超越这个世间。修行里面有能量,修行里面有大快乐,人当充实的时候是很快乐的。我早期刚出家不久的时候,听一位同参跟我讲,他修到神足通了,他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根本不要坐车坐什么的,只要一入定这个地方就消失了,那个地方就出来了,经书里面所讲的,现实生活当中还是有啊,你像这种人他完全超越这些,他看世间的人红楼一梦啊,真是这样的。


      前两天游本昌老师他快八十岁了,他说红楼梦红楼梦,红楼是个梦啊,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演绎演绎啊,还不觉醒。所以《楞严经》里说,反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啊,一个觉悟的人再看世间就像做梦一样啊。


      有个国王碰到一个阿罗汉,阿罗汉跟他讲法,他觉得很有道理,后来把王位交给他弟弟,他也跟着阿罗汉出家了,结果修道之后他也证到阿罗汉,高兴地不得了,对阿罗汉说,感谢你感谢你,本来我做国王以为我了不起了,现在我一看这地球上像我这样的小国王有那么多。他从高的角度再看整个地球,像那样的小国王有那么多,有什么了不起啊,我现在才真正的得大自在超越我自己,本来我自己满足做那个小国王,这不糟糕了,幸亏你救我,你不救我我这一辈子就葬身其中了!


      所以《楞严经》说“反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还有佛经有一句话,觉悟了之后再看这个宇宙,看我们这个银河系,如手中观安摩罗果,安摩罗果是印度的一种果子,看这个世界就像看自己手心里面一样,很简单的。但是我们现在是低级生命状态,我们就觉得那个很大很大的,所以需要超越,你不超越苦的是自己,就像选择一样,你选择成佛还是选做轮回众生。


      轮回苦海是没有边的,不是说我轮回轮回海水喝饱了,海水都被你一个人喝到肚里去了,然后就露出平地了,没有的,你喝不完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修行要看好样子


      回头是什么,“南无”就是回头,回头就是靠无量光无量寿,皈依无量光无量寿。但是这是一个目标,学习还是要靠平时我们有佛教信仰,跟着师父,一点一点指点。你看我们夏老画院这些学生,他们有心的人去问,都是十几年了,讲我在这五、六年很不好意思一样,我时间很短。你想想你到清华大学,北大六年可以拿研究生学位,他们觉得很了不起了对不对。但是画一个画五、六年算什么,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们夏老成就那么高了,也还是谦虚,说没什么没什么、学习学习。他一辈子画画,画了有七十多年了。修行的功夫也是这样的,慢慢慢慢地做,积累积累,就越来越境界不同。像我们北京有一位夏老,我们可以很方便的亲近,他是很慈悲的,你要真的很虔诚很虔诚,或许他会板着脸跟你讲点真的。


      这次当选的会长是传印长老,传印长老是非常了不起的,他是有真修行的,你们在坐的要去求见,不一定能够见到,要真正的有恭敬心,他老人家修行是非常非常好的。我们说修行要看好样子,好样子也是不多的,你要看模范,你要找准了。你看到他那个修行境界,那会引发你,至少我们看到过高的了,那我们也长了见识了。


      传印老法师以前是北京佛教协会会长,他应酬的不多,一直就安住在非常好的一种念佛状态里,他是念佛成就,具足念佛三昧的。他在天台山闭关三年多,之后就请到东林寺做方丈,那时候我师父去送他,我也陪着师父一起去,给他老人家撞钟,他做方丈然后又被调回北京。


      他本来就是北京佛学院领导人,他觉得修行重要,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北京各方面都写信邀请他回去,他一直坚持了三四年,后来还是赵朴老邀请他担任东林寺方丈,中国净土宗初祖的道场,现在又回来当会长。佛教界还有一些高僧大德,特别藏传佛教里面,因为修行啊大山阻隔人烟也稀少,所以他们没有什么虚伪,没有什么好客气的,安住在佛法里面修个五六十年下来那还了得啊。那么殊胜的佛法,不要说五六十年了,二三十年下来那功夫都不得了,也可以参学参学。


      我们汉地也是有,汉地经过文革考验的,这也是我们去参学的标准,文革之前出家经过文革不退心的,肯定是大菩萨转世来的,就这一个就能证明是大菩萨转世来的,而且是不退转地菩萨。文革之后出家的像学成法师,他的师父是圆卓长老,亲近过大善知识大成就者的,他们的宗教情怀很深的,有修行的还是有。文革之后,七九年以来到现在的话二三十年,我们出家到现在才十七年,好在我们亲近过这些大善知识,大修行者。

                       开发内在 了知外在


      有修行没修行我还能看出来一点,今天我是尽量引导大家,所以没讲太多客气的话,讲点真的,激发你们的兴趣要去参学。像我这个修行,我也是常常对刻苦用功得成就的,我也有好奇心,我要去看他安住的状态,这个人和法完全融在一起。中国儒家里面就是人天相应,人天合一,我们佛教徒是人和三宝相应,人和三宝合一,能跟佛合一跟佛相应,南无就是跟佛相应,完全一体了那就和佛合成一体了,确实不一样的。


      你看佛经典里面记载的那些,我通过这么多年来,在现实生活当中完全都得到求证,虽然有些求证的我自己还不一定能理解,所以佛教里面有逻辑思维的一部分,还有直觉的一部分。你就是感受到了,你就是眼睛看到了,有时候靠大脑也是很难理解的,因为我们大脑没有完全开发嘛,靠百分之二、三的脑细胞,你很难了解它范围之外的东西。


      阿罗汉开发多了,菩萨开发得更多了,佛的脑细胞是百分之百的开发了,佛的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个刹土,跟我们现在天文学家研究的,还有我们人体大脑学家研究的,脑细胞的数字跟外在的三千大千世界,跟外在银河系的太阳啊,这些星体的数量是一样的。
那佛陀的三千大千世界,恰恰三千大千世界的概念,跟我们现在对银河系的认识又是相近的,佛陀完全开发了内在的那也了解了外在的,所以是无上正等正觉。我们现在不是无上正等正觉,我们现在很偏很狭隘,所以看问题也偏也狭隘,不圆满,所以内在的完美是了解外在世界的非常有效的方法。

                     整理:妙印、妙如   校对:慧修  编辑:德藏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