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如何依止善知识》讲记(五)  

2010-08-24 11:34:51|  分类: 佛法开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7.29 首届佛教慧日夏令营

      我们这两天呢,通过电视都了解到大善知识,你看,这些大善知识共同的特点你看他们是不是都出家啦?(学员:恩)他们出的是什么家啊,出的是小家,出的是自私自利的家,正因为这样他才能顾到大家,对不对?(学员:对)你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啊他找到课题,有时候为了研究课题都废寝忘食,对吧?那我们众生在苦难在愚昧之中,我们要转变这个现象,怎么样啊?这是不是一个大课题啊?这比任何一个科学的题目还要大,所以这个需要放下我们身心,放下我们外在的挂碍进入到这样一种特殊的状态,所以出家只是人生的一种自我完善,然后造福社会的一种方式,他是舍小我而服务于大众的一种方式,刚才看到的这位老和尚啊,本焕老和尚,现年已经壹百多岁了,也是我们虚云老和尚的弟子。

      法本照片里上静下慧老法师,静慧老法师啊,他,怎么样啊?吃素,是什么时候吃素的啊?(学员:胎里素)妈妈怀他就不能够吃荤了,所以呢,他也深具善根,前世就有种下深厚善根。然后也是在年纪很轻,十四五岁就出家了,出家之后呢就长期的住在国清寺,这时候正好我师父也到国清寺,所以啊这两位修行高僧啊就彼此促进,所以成为了当时国清寺非常主要的有道行的师父,一个寺院如果有几个这样有道行的师父会怎么样?哎,他们的影响力很大,这个就叫不言而化,他们的这个道风影响大家,他就会形成一个寺院的道风,所以当时的国清寺就非常的兴盛,我们看《高山仰止》里有看到这一段吗?国清寺方丈是不是亲自讲了这个啊,国清寺方丈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在国清寺出家受的戒,当时呢我们师父啊,还有静慧老法师啊,都是他受戒的七尊证了,受戒的戒师父当中的七尊证了,所以我们师父他在佛教界就是地位非常高,并不像现在说,哦,他有没有做这个什么官啊,职务啊,所以我们佛教界是讲这个出家,受戒的,所以可明老和尚就讲到,大和尚啊,当今的国清寺方丈就说,当时就是因为有静慧老法师,我们师公悟公上人啊,然后他们在一起,所以当时国清寺的道风非常好,加上当时有一位专门弘扬天台(宗)的,tonghuai 长老啊,静权老法师啊,这些长老在,所以我们师父跟静慧当时同做静权老法师的侍者,这样一做就是十年之久,在十年时间当中啊,就是说学通了天台教法,然后呢能够担当起讲辅坐,那个“辅”就是辅导员的辅,辅坐法师,也就是说,大法师,哦,比如说静权老法师主讲,讲好了之后呢,他可以来复述师父的讲法,带领大家去进一步的去领会经的意义,所以这样的法师叫辅讲,那时候啊,我们静慧老法师还有我们悟公上人,都已经可以达到这个程度,当时除了学这个经看文字之外,主要是什么?

      天台宗教、观总持,这个教是偏重在文字上的,同时还强调随文要入观,所以还要有我们相应的身心实践的过程,所以当时就非常精进,他们俩位都非常精进,都是严守着出家人的规矩,哦,也是这样子,持钵用斋,过午不食,夜不倒单,所以静慧老法师,我是经过我师父介绍啊,从91年师父介绍我写了他的名字,让我如果去国清四的话要去找这位老和尚,后来就相续不断的我经常就是啊大佛寺啊、国清寺啊,我常来常往,因为他跟我师父的关系非常非常好,可以这么说这一生当中他们俩个是最好的,我师父这边有弟子都介绍他们要去拜见静慧老法师,静慧老法师这里有弟子都是介绍他们要来拜我们悟公上人,然后都相互的赞叹。

      在佛教界这些老修行大家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汉传佛教里,国清寺有这样一位老和尚,他出家六十多年,在这六十多年中,除了到北京去读过一次佛学院,他从北京回来后,他这一生连山门都没出去过,这位老和尚的特色。因为他善根深厚修行精进又跟着善知识的缘故啊,所以我师父也是私下里跟我讲,说静慧老法师啊,三十多岁就已经证得念佛三昧了,因为这个老法师自己是不会讲的,这是我师父跟他关系特好,当时他们是同参道友,为什么呢,有一天啊,静慧老法师来跟我师父告假,他说他要去极乐世界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俩个是非常要好的同参,他就把他修行的境界告诉了悟公上人,他说他已经修到就是:虽然是晚上但是怎么样啊,红光满室!不仅仅是人天相映啊这种,他啊已经完全达到了阿弥陀佛现前的那种无量光无量寿的境地!所以他完全随时就可以去极乐世界的,哎,这个境界就是说,他随时能进入到极乐世界的状态去,所以他来跟师父说,他说我要先走一步了。哎,师父这时候啊,就以一个请佛住世的角色说:“你要留下来啊,要跟娑婆世界众生结缘哪。”这样劝他住世。这样邀请的缘故静慧老法师才安住在人间,所以到后来经过风风雨雨乃至文革的严重摧残,他纹丝不动!

   国清寺很奇特,因为国清寺它不在海边,所以国清寺这个地方出家人被有幸留在了国清寺,然后劝返的返,实在不肯走的就把国清寺成立一个“国清生产队”,然后派进学习小组进来给他们强化训练。但是带头的这个人他却怎么讲啊?他说这佛菩萨我不相信,如果世间有佛菩萨的话,像静慧法师这样的,像是佛菩萨,哎,这个人到是有点眼光的!因为老法师是什么,他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人温文而雅,不管你怎么我,我还是对你客气,我还是有真正的慈悲心面对你,这样子厉害不厉害?(学员:厉害)。

      我们爸爸妈妈打我们我们会这样子吗?不会吧!更别说同学打你了,我们爸爸妈妈对我们这样我们做不到啊,更何况是个陌生人,他就是敌对的、嗔恨的。当时的这个人居然说:世间如果真的有佛菩萨的话,静慧法师倒像是佛菩萨。所以,我后来就经师父介绍,而且出家之后在大佛寺就更加有时间,空间也近,坐车只要两个小时就可以到国清寺了,所以我师父这边稍微空一些,或者师父其他侍者陪着出去有事,我就马上到国清寺去,拜见老法师之后我就去石梁 ,住石梁。

      大家看我的出家因缘里也提到这位老法师对不对?那个时候师父介绍我去见他的时候,见到他就怎么样?很奇怪的,那个泪水就莫名地就哗哗得往下流 ,见到他,老法师就是这样,你看那个头就像菩提树一样,他皮肤细腻白嫩,虽然这个时候他头发也白了胡须也是白的,但更加衬托出他那种老人的慈祥,他那个眼睛水汪汪的,因为他长期的就是不太讲话,有时候讲法的时候讲讲,平时就不讲话的,然后放蒙山的时候,每天放蒙山他都是主法,走到那边他就入定了的,下面师父们唱,他从头到尾都是在那儿入定,入定到什么时候,我亲自去参加过这个放蒙山,甚至下面的侍者都认为很怕,我那天我看到了,他坐那儿不动的,侍者们很惊慌的上去一看,喔,老和尚还活着,呵呵,(学员:呵呵呵….)(侍者)以为老和尚坐化了,那天我正好在那里参加法会,所以我也亲自听过他讲弥陀经的。就在妙法堂,所以那天他讲完经下坐之后正好我也搭着衣嘛,老和尚也搭着衣,正好就是老和尚出来的时候,我就说:请问师父我能不能跟您拍张照?哎,结果就留下一张非常珍贵的我在妙法堂门口,我们老法师搭着衣我也搭着衣我俩和了一张影,那珍贵的照片就是听阿弥陀经的,更多的时间就是我在他房间跟他相见,他为我个人开示,他平时很少开示的。去,就给你饭票去食堂吃饭,然后再拿他出钱印的书给你去慢慢看,都是很简单浅显的入门的佛书,哎,就这些。他一般很少讲,因为他知道我是悟公上人弟子,他一看到我就高兴,就赞叹说,哎,他讲的是地方话:悟道法师是当今中国最难得的高僧大德!!!呵呵呵(全体学员热烈鼓掌)。

      祂这个讲的言方是象山的口音,你们作为弟子啊,要好好地亲近啊,千万不要东走西走啊!祂就劝,言下之意你多有福啊!中国这个最难得的高僧大德啊,千万不要到处走啊,好好地亲近啊!然后我师父也赞叹他,跟我们私下里说,祂已经证得念佛三昧了啊!念佛三昧证得了,像什么一样?就像阿弥陀佛一模一样啊!哎,然后我呢每次去看到祂都很感动!非常感动!莫名的感动!所以祂的功德已经达到不需要讲法了,祂坐在那边或者祂在大殿里面,祂老了还在大殿里面做领班,那个班首,所以绕佛时祂是第一位,年纪那时候大了八十多岁了,走路腰微微躬着,披着袈裟在前面一步一步的走地着,领着大众走,那个时候我刚出家不久,我走在后面,当我们这个队伍在大殿里面来回迂回绕的时候,我常常会跟师父迎面看着祂。当一看到,那个泪水就像失控一样流下来。就很奇特的。

      整个有祂在整个国清寺都是那么宁静。哎,这个就是道德的力量啊!一个人修到这种程度,祂六十岁才开始收皈依徒弟,但是到了圆寂前,祂还是收了几十万的皈依徒弟。祂这一生没有做过方丈,也没有做佛教协会的这个、那个长,也没有惊天动地地修这个庙修那个庙。祂唯一能讲的就是六十年去一次北京之外啊,六十多年没有出过山门。那么安静的在国清寺里学教理,然后带领大家修行。

      我是第七次去见祂的时候,本来想我是悟公上人的弟子,祂也把我当弟子一样,我所以就一直没有提皈依的这个事,我本来就一直把祂当师父的。第七次的时候我才想,还是做一个形式,哎形式也很重要啊!我还是跪下了求师父,您给我皈依吧!那次第七次我才请祂给我皈依,之前的几次去磕头啊也是喊祂师父一样的。就是没有皈依,这次去皈依还有给我写个皈依证。所以这个也是准师公,是你们的准师公!

      祂更奇特的就是,有一次我在大佛寺,闭关已经出关了,出关后,那是2001年还是2002年,我正好在大佛寺陪着师父,然后有一个居士来说,国清寺的静慧老法师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师父一听哦走走走我们去看看去,本来我师父年纪大了祂们都很少来往的,但心里面是记得的,很少来往,很少见面,然后我师父就带着我们前往国清寺,就去拜见静慧老法师,当祂们两位见面的时候很感人那!静慧老法师那时候那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床上的,特意把衣襟都整理好还穿上海青,坐在床前的那个凳子上面等着,我师父进来的时候祂还要起身,师父说不要动不要动,不用起身,然后祂们的侍者也赶快搬凳子快点请师父坐下。

      祂们也知道,祂们是世上最好的道友,一生当中能有这样好的道友,你心里甜哦!然后两个人坐下来后,聊了几句天之后,我师父起来就走到祂的面前,拉着祂的手,师父把身体俯下来,拉着祂的手,把祂的手放在自己的头顶上,然后,口中说了一句话,祂说:“请阿弥陀佛为我加持!”你看,你们平时道友能做到这样吗?把对方当成佛一样!哎你们能不能做到?所以我有这个机会跟着师父身边看到很多高僧大德,然后高僧大德与高僧大德之间的这种真情、那种道义、超越一切的,所以道友第一亲,天下最亲的是道友。那师父呢?师父不是叫亲啊!师父那是叫恩重如山岳,那师父的恩德还了得啊?然后师父就讲,静慧老法师就默默地,虽然是我师父拿着祂的手放在头顶上,但是祂也不推也不那个,就放着,然后我师父就做着这个动作,我们赶快跪下了,我们请师父也给我加持!老法师把手也放在我头上加持。

      所以我想加持这个动作不仅仅是藏传佛教里的特色,所有佛教都是这样的,只要是佛,佛有没有这样的动作啊?在佛经里,在很多的地方佛出兜罗绵手安慰为弟子安慰,加持,都是有这个动作的,所以在我们佛教界里有的人不懂,说藏传佛教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所以有时候我就不太喜欢和别人争论,佛教本身就是一家啊!本来祂都是有来源的!然后那是师父带领着我们去亲近静慧老法师,也就是静慧老法师生前我们最后一次去拜见祂,后来老人家预知时至而自在往生。往生之后坐在佛龛里,然后这个时候又是师父带领着我,我讲话你们有没有听着,你能不能说我带着师父啊?(学员:不能),不能说吧,你要知道中国的文字它是有这个的,我说我陪着师父都不太好,我侍奉着师父,师父带领着我,这样又一次来到国清寺,这个时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师父静老法师主法,当时我看着祂老人家坐在龛子里的时候整个身体都缩小,头都是亮光亮光的,一丝皱纹也没有,所以我才常常引用到这个例子,我说:汉传佛教也有虹化的,因为他身体缩小就属于虹化现象。我们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这张照片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祂的眼神很奇特,水旺旺的,透澈的,像我们在座的孩子的眼睛一样,比我们小孩子的眼睛还要透澈,那是修来的喔,都是功德。像西方人说圣母玛丽亚的眼神,蒙娜丽莎的眼神,那些都不能够跟老和尚的眼神去比啊,悲悯苍生的那种眼神,如果,当你的生命遇到过种眼,你的生命就不再会漂泊啦,你不再会孤独了,你永远会有一双神圣的,,慈悲的,温柔的眼神一直在照着你,所谓甘目澄清四大海,不是说那个眼睛有多大多大,那个物质的眼睛,生理的多大,不是,当你看到老和尚那一双水汪汪的,透澈的,慈众生的眼神的时候,生命不再会孤独了,这个很奇特,我震撼很少有这种的,我每次一见到他那个泪水就止不住,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会哗华地流下来,我们的生命就不再孤独,不会流浪了,我们的生命有家了,有归宿了,那个感觉。我跟你们讲你们有没有注意听啊?(学员:有)。你有没有感受到?(学员:感受到)。你如果感受到了,你学佛跟现在来比的话,这一句话你听懂了,学佛可以超过二十年,至少的。就这一下超过二十年道行。你比如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要胜读二十年的佛书。
   他无量的光、无量的寿,没有一时一刻暂停过,哎,没有一时刻的暂停过。所以静慧老法师给的开示,他就是,他说他看到我们年轻人嘛,看到我好像也蛮不错的,他特意关照,意思就是说:“我当初啊,我们那个刚出家啊,我们很用功,很精进呀,他说不倒单那。”后来他又说:“哎呀,身体有时候不能太过分地强求,那样身体会受伤啊。他讲的意思就是让我们明白修行还是要适度。

      就像那前两天讲的中峰国师的出家劝勉一样,不是说一定要夜不倒单,而是能够深更早起,能够日日这样地精进,那修行进步才会快。他说:“那个时候我过午不食呀,吃了多少年的过午不食,后来我这个胃还有一点问题,。”他都跟我讲。然后意思就是说,你们年轻人现在用功,就是说不要啊再偏执,还是要走中道,哎。其实我一次一次的去他老人家那边去亲近他,就是这样面对面地得到很多的教导,哎。他老人家现在是肉身,整个肉身葬在国清寺的对面,肉身入塔。整个过程我是奉持着师父,参加了这个全过程。他是我们国内,就是说可以这么说真正是稀有难得的,一位整个身心都奉献在教法,实践于教法的,即身证入阿弥陀佛念佛三昧的一位圣者。

      然后再翻过来,生命电视台台长,台湾弘法院方丈,我们上海下涛大和尚。啊,这你们都听说过吗?(听说过)有没有见过?(见过,没有)。有见过,有没有见过。海涛法师是一个非常慈悲的法师。他当初啊,是因为他自己的做生意呀,自己开公司呀,他也很烦恼,然后在附近的慧日讲堂,一去去坐坐,就休息休息,看到出家人走来走去那么自在,哎,他是筋疲力尽,看到出家人那然后面色红润,他看着就看呆掉了,怎么这个男的长得比女的还漂亮啊?(学员笑)这个面色红润那,白里透红,嫩嫩的,哎呀!就羡慕,诶呀出家人真舒服呀,真好啊,对出家人生起羡慕之心。

      后来他妈妈生了癌症,因为他妈妈以前经常喜欢养鸡呀,杀鸡给孩子们吃,后来这个他妈妈就得了咽喉癌,因为杀鸡是不是割喉咙呀?(是)他就,那海涛法师,啊,就念地藏经,跪着念地藏经,为妈妈消业障,妈妈居然不痛了。哎,但是呢医生查出来,说这个癌还在,还需要去化疗,他妈妈呢,他妈妈自尊心很强,如果做化疗的话这个头发会掉光哎。

      化疗是什么东西呀?化疗不是化学的,它是一种辐射光线来照,哎,人被辐射了之后呀,人的头发会掉掉,所以你说一个女的到后来把头发掉掉了是不是很难看啊?(男生们说不难看,哈哈)女孩子她会执着这个啊,我们如果从出家人的角度上讲,但是如果你头发真的是秃子能不能出家?不能出家,我跟你说的诶,出家有很严格的要求,头发如果你没有头发,你天生就是比如说我们现在讲的秃顶,秃顶不要紧,有的人他就有那种病,就是那个秃子,还有他不长胡子,阿,甚至腋下不长毛,这种都是不可以出家的。这样别人,世间的人会说,“啊,出家人就是不长头发的。”哎,知道嘛?出家人要身体,身心都非常健康,没有一丝残缺才可以出家,六根具足,啊,这个须发都有,所有才有剔除须发这么的一说,哎,但是说自己掉了,自己掉了反而不能够出家。

      他当时不是出家不出家的问题,这个老人家她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不愿意,海涛法师就继续跪着给她念地藏经,然后在佛面前就发愿“如果我妈**这个病好起来了,我愿意出家。”伟大不伟大呀?(伟大)哎,后来怎么样?妈妈身体真的好了,好了之后他妈妈知道啊,因为前面几次她就知道,儿子为她发愿念地藏经呀,发愿那,吃素啊怎么的,先是发愿吃素,结果妈妈唉身体不痛了,然后又发愿如果彻底好了我愿意出家,结果又好了,然后他妈妈就把儿子找来了:“儿子,这次你又发了什么愿啦?如果你发了什么愿,你这个我现在好了,如果你发的什么愿的话,你还是应当去做哦。”

      结果儿子跟妈妈说:“妈妈,我发的愿,如果你好了我出家。”结果这个妈妈听了之后泪水哗就下来了。舍得么?(不舍得)因为对出家不了解,但是真正的是舍不得,就是了解好嘞,那天在座的,你们在座的爸爸妈妈你看是不是都信佛的?看到你们行辞亲礼的时候,向父母师长顶礼三拜,他们有没有哭啊?有哭的,你们也有哭得,唉,这个很感人,这感人说不清楚的,因为这个行为很伟大。啊,这个很伟大的,所以当时他妈妈流泪,后来出家了。

      他出家容易不容易啊?因为他爱人很有钱,是台北有一个香火最旺的庙的持有人,所以她家里很有钱的。然后海涛法师要到哪去剃度,他爱人就到哪里,把这个师父就贿赂,供一大叠钱放在那,然后说求师父“师父啊,你千万别给我先生剃度啊。”那这个师父就很为难了,我要给他剃度,就拆散别人夫妻对不对,这师父就没办法给他剃度。哎,所以他出家还很难,所以他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出家、剃度,他是没有师父敢给他剃度,他是自己头剃了,自己头剃了然后再去拜,然后别人说好吧好吧好吧,这样,就是这样的,唉,所以他这个剃度还是蛮不容易的。剃度之后不久啊,他们师兄弟说“我们去读佛学院去吧。”他呢不想去读,不想去读。结果他跟这个师兄弟就说“如果我们今天坐火车,能够准时的到站的话,我们就去读。如果不准时,晚点,我就不读了。”结果怎么样?火车一路开一路坏,晚点两个多小时,厉害不厉害?一个菩萨厉害不厉害?哇。

      你说为什么不去佛学院?五蕴论呀,百法明门论,我如果按照那个教科书上给你们教,教到你们睡着为止啊。升起厌烦心啊。所以我不按照那个讲,我用现代语言讲,哎,因为为什么?那个唯识中,在中国早就断掉了。哎,他是那个无著菩萨,世亲菩萨那个时候弘扬起来的,他是从弥勒菩萨传给他们,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了?佛涅槃之后700年左右了,然后传到中国,是现在一千二、三百年前,玄奘法师再把它请回来,把这个体系——唯识宗,**中,法相宗都是的,请回中国。他的大弟子窥基法师继承,然后只传到第三代就断掉了,然后传到哪去了?传到日本,我们现在为什么学到了?是二十世纪初,杨仁山老居士到日本去留学,在他们的佛教图书管理里看到了唯识宗的书,然后把所有唯识、法相这个所有的经典都请回中国,在中国南京设立一个京陵刻经处,开始推广这些经典,然后在当时太虚大师的时候,佛学院里又开始列为课程,一开始大多数学的都是在家居士。

      因为杨仁山是居士,他在日本学了唯识中,把经典带回来,在南京除了南京刻经处之外,又成立一个学堂,在讲解这些,所以当时有一批学生,什么欧阳竟无啊等等的这一批,唉,就出来。但是这些都是学术派的,现在就像学者啊,专家啊,教授啊之类的。完全按照这些名相的角度理解,修行的东西很少,所以也出了很多笑话,很刻板的,唉,就是按照那个讲,当然你花了多少年的时间,你还是会明白一点,唉,但是要是像我们这样几天里要讲这个,不但不明白,越讲越糊涂。唉,所以呢我就离开那个,我直接按照我的角度上来讲。现代版的唯识学,还是第一次讲我估计,没有人像我这样子讲,唉,一般性别人都按照那个书上那样讲。

      圆瑛法师一直主张的传统佛教,跟虚云老和尚他们一批,主张传统佛教。另外一批弄佛学院,然后啊学潮,然后改革,包括我们现在带纽扣的这个齐襟,这个衣服叫太虚服,太虚大师的。但是虚云老和尚他传下来的,他们不准穿这种衣服的,他们还是穿斜襟的。所以以后呢,我有可能还是要回到斜襟的,以传统佛教的这样的一种传统。

      虽然我现在讲,现代的这种讲法,但是修行上要依传统的,所以这个学术思潮上,其实产生一种分歧,包括到现在为止,我们以我师父为线索的,都是遵循着古代大德一路下来的。所以我们寺院还做早晚课,蒙山,放生。所有祖师的这一脉,我们还是传承下来。但是海涛法师也喜欢这些,唉,因为当初他知道那些,知道他们,所以他不愿意去学,后来还是去了,但是因为火车晚点这么长时间,他心里有数了,在那边只读了三四个月就离开了那个佛学院。所以正因为这样,他的这个出家的出心啊,出家的那个出心啊就没有被受影响,一直保持着一种出家的热情,当初的初发心的热情,一直到现在。所以海涛法师到现在放生、超度啊,这一整套的传统的都用,各乘教法的优点都在用,但是在台湾有一些人呢也会就是说这个“太着相了”,哎,甚至台湾现在因为那个的缘故,很多人还反对放生,哎,不仅仅是在家人,那些记者,还有一些出家人也反对,甚至蒙山超度呀,有的出家人因为他们不相信啊。海涛法师他自己也跟我讲,他说“当初他在**佛学院也受到这种思潮的影响,他也一度排斥那个所谓的,啊,那个早晚功课啊,蒙山那,佛事,经忏佛事啊,他们是看不起的,眼里看不起的,所以他也一度排斥。

      我们依止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依止善知识,学得越多,偏见越多,我执我见越多,就自以为是,自以为是。所以大家要知道,所以海涛法师那,他非常的有善根,他就后来就自己就发现自己的一些错误,马上纠正,哎,甚至他也跟我讲起过,也自己也忏悔,忏悔过又回到传统佛教,传统的这条路,啊。所以今天我们你看,如何依止善知识,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些,这些善知识,这些善知识都相当于你们的师公一样。啊,你们发财了吧,这么多师公啊。所以海涛法师对我们两个人来说,虽然海峡隔着,但是很奇特啊,他04年到这边来,听了他的弟子介绍来,之前我们俩并不熟悉,并不认识。但是他听过弟子的介绍,正好当时他想学蒙山,也那年他刚刚成立生命电视台,刚刚两个月,然后来中国,听弟子介绍就来慧日寺我们见面。或许我这个慧日寺他觉得很亲切吧,因为是他在慧日讲堂种下了出家的善根,萌发了出家的念头,在慧日讲堂也服务过大众,啊,所以他对我们慧日寺有很特殊的感情。

      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见如故,啊,所以从那个时候就结下深厚的道情。哎,这个呢,也是在他的这个督促下,我才胆子大一点,走出国门,把佛法,把所有我的这些师父啊传播给我的佛法,我再带到每一个有缘众生面前,这主要就是海涛法师的功德。唉,所以说海涛法师虽然很多场合他为了给我捧场啊,他就是讲了很多赞叹我的话,但是其实他老人家功德比我大得多得多,他每天的功德都是不可思议的。哎,每天都是不可思议的,所以他包括海涛法师的一些师父啊,一些长辈都跟他说“哎呀,法师你现在不得了了,你现在一天的功德,比我们几辈子还多”。生命电视台啊,上面有两颗卫星呀,下面连线2千2百万台湾人都看得见。然后两颗卫星覆盖,你看我们中国好嘞,就十几个亿,除中国以外,很多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可以通过卫星收到,你看这个功德多大,向法界天天放射着佛教的讯息呀,24小时不断,功德无量无边的大,唉,所以这个我们今天知道,这几位法师,每一位都非常的了不起。

      唉,我到台湾之后我也一个徒弟都不需要收的,所有他的弟子都恭敬我,就像恭敬他们自己的师父一样,唉,所以也很奇特的,大家也都这么说的,啊,他们两个像亲兄弟,然后海涛法师有时候也好奇啊,找有神通的人看,他也觉得奇怪,他跟我缘分怎么这么好呢?所以他找那些有神通的看,那些有神通的也跟他说“前世你们做过兄弟啊,”然后跟他说:“你们也是同时在佛面前发的菩提心,一起发的菩提心,然后生生世世以来啊,不是做兄弟呀,就是做师兄弟呀,然后就一起弘扬佛法啊,相互的就是这样的”所以啊,甚至他问的更仔细。这个就是缘呐,法缘。所以我们这次首届佛教夏令营,大家一起做师兄弟,以后会不会很亲那?(会)很亲很亲的。唉,好,今天我们就学习到这里,阿弥陀佛!

 

            整理:妙陀、慧隆   校对、编辑:德藏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