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智者的教诲---与信众的交流  

2010-07-07 10:22:00|  分类: 佛法开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父:不管东方西方都是尊师重道,当你尊敬老师的时候你就会看见道,它是由信仰而开始的,第一步先是要有信仰,不是说信了以后就可以稀里糊涂地蒙你了。这是师徒之间一个完美的配合,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两个碰出真理的火花,一旦觉悟了智慧彻底显发。

 

 


你可以看《八仙过海》的故事,他们一个一个带徒弟是怎么带的,度徒弟不容易。有的“我就是不要修行,我就是要过世间生活。”师父知道这个人根器这么好,不修浪费掉了。有的是修过的迷掉了,师父想尽办法度他。

 


信众:有两个夫妻去田里做事情,被人拖到山里摘走了肝脏器官拿去卖,听了真太可怜了,真是不懂因果。

 


师父:多恐怖!现在人不相信有因果,不想信有三世:过去、现在、未来,人就会无恶不作,反正死了什么都没有了。无所不用其极,达到自己的目标,所以那种理论是非常罪恶的一个理论。承认有三世因果、承认有今生来世,这还是一个善良的人,至少可以做善良的人。

 


为什么要宣传佛教?真的很重要。一是确保善良的人被佛菩萨保护,第二也是让那些迷失掉的,那些坏人只不过迷失掉了,他不懂得道理,要让他们懂得道理,从坏人变成好人。好人要不退,好人做着做着我不愿做好人了,我要做坏人,那也没用。好人要让他们不退转,坚定不移的做下去,要让坏人改变,这就是教育。

 


信众:我看电视剧有这么一个人,他是黑社会,今天去杀人,杀了人他会到佛面前去忏悔,因为职业需要嘛。明天又去杀人,杀了人又去忏悔,他每天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师父:忏悔也是有标准的,不是他说了算的,不是这么简单的。

 


信众:他是很诚心的忏悔,职业需要嘛。


师父:他犯了这个错,不是说和法官去忏悔,法官就可以说你无罪了,不可能这样子。比方说我做的这个事情,把这个好杯子摔掉,有意的以瞋恨心把它摔碎,让它不能成为一个杯子,这本身就是一个坏事。

 


这个坏事你做了之后,你想要求得别人的原谅,你要真心的认识到这是坏事,而且你以后真的再也不做,才叫“忏悔”两个字。这个“忏”是对前面的行为表示认错,“悔”是这样的事情我再也不做了。然后这两个真实的力量合在一起,才能把你这个错误行为修复,这也是一个真理。如果不是这样,只是主观的说我错了,下回还去做,这不叫忏悔。在“忏”上认识不到位,“悔”上根本也不存在,所以这个罪依然还存在,显现出来的时候,抓到还是要枪毙的。

 


其实你妈妈做这些,看到那些不认识的人得到佛法的利益,她内心很高兴。反过来说,你们是她的孩子,如果你们能够真正感受到佛法的好的话,你妈妈比什么都开心。那反过来,她在外边到处帮张三、李四,认识不认识都帮,帮了大家她开心。回到家看到你们,佛法这么好,还不相信,置若罔闻,还怀疑、不屑一顾,心里就很难过,心如刀绞。

 


信众:可我们没说什么。

 


师父:这个可以感觉得到,你们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内心里跟佛很远,你们一句话不要说,你妈妈也知道。如果你们真的得到佛法的好了,你们一句话不说,妈妈心也会很甜的,这就是说妈妈要把最好的给孩子。妈妈看到孩子有痛苦了,比自己痛苦还难过,自己一天不吃不会急的,孩子不吃,自己再吃也吃不香。 
信众:我经常想这个“好”跟“不好”,我认为妈妈说的“好”,不是我认为“好”,就是每个人对这个“好”想的不一样,我今天不想吃不饿,为什么非得要我吃?

 


师父:这个问题上面,作为妈妈来说,她觉得什么叫“好”,吃了这个维护了身体的基本健康,她认为这是应该做的,如果不这样子的话,身体会垮下去,这就是所谓的“不好”,你妈妈是根据这个。

 


如果不吃,身体也没有什么,那无所谓么,不吃就不吃,还省一顿饭,还省一顿钱,反而认为好呢!如果身体会不好,那以后会花更多的钱,饭不吃,到时候吃药,去挂点滴。妈妈会知道这个的,那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呢?

 


信众:这是每一代人的想法不一样,这是有代沟,想法不一样。你认为杯子是圆的,我看它是方的,你认为圆的好,我觉得圆的不一定好。

 


师父:这个是有个人的喜好,但是它是圆的还是方的,你也不说我也不说,让大家看是圆的还是方的,甚至可以用仪器测它是圆的还是方的,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好和不好是主观的一种情感,方不方这是它客观的存在,对不对?所以说一个叫理性,一个叫感性。理性上它是方的,感性上我不喜欢方的,对不对?这个所谓的代沟是在这里。

 


但是妈妈看问题,她其实很朴素的,她首先保证孩子基本的生活问题,这是在选择上。如果基本上已经满足了,妈妈 的要求会不会高一点,你会不会幸福啊、获得多少的幸福啊、幸福来自于哪里,有没有修养啊、有没有被社会认可或者其他的,但是妈妈会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换位思考,如果你现在带小朋友,你现在是一个老师,带小孩,你教他一加一等于二,这是理性的。

 


信众:我就是老师,是教舞蹈的。

 


师父:学生说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我又不喜欢二。这两个问题其实就分歧了,因为你教给他的是理性的,他反映出来的是感性的,他认为等于二干吗?我又不喜欢二,二跟我有什么相干?我不要学。但作为老师来说,你怎么来说服他?你会不会心里难过?

 


信众:这样有创造不是很好吗?

 


师父:不是创造,首先他没有认识到一加一等于二,我高兴一加一等于三,我偏不喜欢一加一等于二,这叫创意吗?如果他认识了一加一客观是等于二,然后怎么样再有发展,那是他的创意。舞蹈也是这样,舞蹈的基本动作,那几个基本动作就是要那样

 

练的,你教他翘腿他不翘腿,前翘腿他非要后翘腿,你又该怎么办?

 


信众;那就骂他了。


师父:就是,这不是代沟问题,这需要两个配合的。学生之间、交朋友之间需要配合,师生之间需要配合,长辈和晚辈之间需要配合,哪怕你坐个公交车,也是需要配合的,因为人是群居动物。

 


抛开人与人之间不说,你个体好了,你个体的鼻子、眼睛、耳朵都是需要配合的,没有一个可以完全独立存在的东西。佛就是讲出这个真理,佛说没有一个独立存在的自我。


好和坏,佛陀那个时候因为有阶级制度的,佛就说出了另一个真理,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决定他是否高贵,高贵是取决于他的心灵和行为。所以一个人才需要修养,一个人要克服自己的缺点,培养自己善的东西。美的东西可以不被别人发现,这是可以的,但是他确实是美的。我们一定把丑的东西当成美的,那就搞错了嘛,对不对?

 


信众:我教学生,我会告诉他怎么做,但是我不会把想法强加给他。

 


师父:比如说他不理解的时候,你肯定会仔细地讲解给他听,因为什么东西都有原理的,对不对?怎么把韧带拉软?这是有原理的,是不是?你把道理讲给他听了,他是由于懒惰,还是由于倔强,或是由于逆反,他不接受,那你肯定会有想法了。

 


哪怕他是智商不够,你讲一遍他听不懂,你会讲第二遍、第三遍,智商引起的你可以原谅他。如果主观上品德有问题,肯定你会有想法的,这个学生你肯定会疏远他。哪个对老师亲近,很愿意接受你的意见的,你会喜欢他,对不对?那就可以分出好学生和坏学生。

 


信众:我会喜欢条件好的。

 


师父:什么叫条件好?


信众:就是基本条件好,不用花很多力气就做得很好的。


师父:那当然了,这种属于“才”嘛!孔夫子都说“得天下贤才而教之,人生之一大乐也。”能举一反三的,我说桌子的一个角是直角,学生听了说这个桌子的一个角是直角,那其它三个角都是直角,孔夫子说这样的学生我愿意带,能举一反三的我才愿意带。如果你说一个角是直角,学生说老师那另外一个角呢?这个不要了。

 


孔夫子过去带学生很挑剔的,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三千弟子都是挑出来的,然后里面才成就七十二贤人。他以教学为快乐,但是有条件的。

 


信众:有的怎么讲也不会,基本条件不好的我不愿意教的,我承认这样不好,但是没办法,要赶时间、要赶课。


师父:我讲缘分,只要你跟我有缘就行,除非你不耐烦了,我很珍惜缘分,我觉得缘分是很难得的。也会有这样的,很奇怪,生命一旦有了缘分就再也分不开了,这世界上只要发生过的,就再也不会从宇宙中消失掉。

 


比方说我们现在聊天,哪怕之后我们一百年不见面,但是今天发生过的事,它就存在于宇宙当中,它放射出它的频率。比方说我们现在坐在一起,我们这样一种心灵交流,所放出的电波就永远存在宇宙当中。哪怕一万年,我们遇到的时候就会觉得很亲,莫名奇妙的,我怎么看到你很顺眼?原来曾经在一起聊天过,心灵交流过,共同震荡的生命的频率还在宇宙里面,会觉得有缘,这就叫缘分。
你看缘分那个“缘”怎么写的?一个绞丝边,上边一个夕,夕是过去的意思,下面是一只猪,代表糊涂的生命体,就是糊涂的生命体曾经相遇过,这个丝是千丝万缕的关系。

 


信众:真的啊!


师父:中国老祖先造字,那是不得了的!都是圣人造字的,不是一般的人能造的。


信众:西方人看不懂我们中国汉字,说中国的字为什么那么复杂,写起来那么费劲,真难学。


师父:难就是它里面的文化含量比较多,很厚重。不像英文,英文字母什么也不代表。中文的一撇一捺都有含义在里面,中国文字是象形文。

 


信众:以前的文字不是这样的,是那种甲骨文。


师父:那更是象形,我们的象形现在有一点不太象形了,甲骨文是完全象形,它甚至可以画出动物的形象来,“马”就像一匹马,“人”就像一个人,完全象形。

 


佛法在弘扬过程当中,为了适应每一个人群,所以就会带有他们的文化色彩,这样大家觉得亲切。不是大家一生下来就学佛,也不是一有人类就有佛教了。人到思想比较发达的时候,在适合思考真理的时候,真理才出现。

 


但是传播过程中,带着各种不同的文化背景。唐卡应该是从印度北方传到西藏的,我们认为好像是西藏的,其实不是,是印度的。我们显宗汉传佛教反而进入中国比较早,然后随着时代被汉化的比较多,看上去差异性很大,因为我们离印度很远了。为什么?是为了对我们的机,为了教育我们。汉传佛教我们更容易理解,用汉传佛教进门比较方便,然后在这种佛教形式里面再靠近佛,了解佛陀所讲的真正含义。

 


信众:就是说你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它就给你什么样的东西。那像我哥哥怎么样都不信的。

 


师父:是这样的,我想总是有一个机,机会或机缘,但是往往要看我有没有时间,他给不给我机会。我有时间,他不给我机会,也没有用。他向我敞开了,我没有时间,我忙着那么多事,你妈一次一次电话约我,这我也看轻重的。有些我觉得缓一点不要紧,那已经到了饭都不想吃了,觉得比较紧急,我会安排一点时间出来,不是说我主观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信众:是啊,如果他真是被那样的东西控制了,那会不接受的。

 


师父:不一定的,因为他身上的东西也要观望,首先很恐惧,然后会观望,发现没人害他,他的恐惧是多余的,接下来他会有好奇,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害我?他的概念以为我们会赶他。后来感到蛮好,比在这个小伙子身上还好,算了吧。这边它可以看得到的,他感觉得到的,那种生命的东西它感觉得到,它愿意敞开。

 


信众:这种东西是怎样的呢?您能感觉得到吗?


师父:这就好像一个中医,首先要望闻问切一样,有些已经有那种征兆。
信众;我真的想看一下。

 


师父:还是不要看的好,这不是好玩好看的。有的人他就好奇,这是去年刚发生的,在我们网站上有文字登载。

 


有几个学生他们不相信,他们体育老师也不相信。他们约好在中国的鬼节七月十五,想证明一下没有鬼,不相信有鬼。就从电脑上下载一些恐怖片的怪叫,录下来,约好那天到山里去挑战去。

 


但是体育老师脚崴了,走不了,那八个同学说老师不去,我们去。山里茅草太深,有岔路,走丢了三个,还有五个在一起。五个有两个女生三个男生,他们一边放一边说:“哪里有鬼?来一个,我看看。”

 


正在讲的时候,一个男生忽然浑身颤抖抽筋,本身这个男生留的就是长头发,眼泪、鼻涕一弄,头发提起来吓坏了,喊他:“你怎么了?别吓唬我们,别装鬼吓我们。”看他脸色苍白,冷汗、鼻涕、眼泪都流下来,就觉得不对了。赶快用手机联系要下山,录音机也关了,几个人推推拉拉就把他拉下山了,打的回学校找老师。

 


那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老师一看也手足无措了,还不能让他回家,回家说也说不清楚。本来想住在老师家,但是他进不去,他说:“我怕,我怕,老师家有光。”那时候他讲话,有时候都不是他自己了,是其它的声音说:“可让我找到你了,拿命来!”他很恐怖的那种样子。

 


没办法,后来就租了一个小旅馆,小旅馆倒能住进去。家有门神、善神好一点,旅馆就没有这些,就能住进去。

 


到第二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到卖佛具的地方,就问佛具店老板:我们有这种事,怎么办?知道肯定是撞鬼了,不可能去找医生的。佛具店的老板就出主意,说人死了一般往生被一盖,这样就可以了,不知他盖上往生被怎么样。就拿了两个往生被,再拿一个念佛机。这个小伙子身上裹一个,头上顶一个,念佛机放在边上念,他还是浑身抖,还是没办法。

 


后来这个老师想起他的奶奶学佛很久了,就找她说有个急事,你帮我去解决一下。老太太以为是谁死了要助念呢!拉到旅馆里面一看,是一个小孩子,头上顶着一个往生被,身上披着一个往生被在那抖,把她也吓一跳。老太太就给他念《大悲咒》,老太太念了二十年的《大悲咒》了,结果念了一个多小时,这小孩子清醒一点了,有两个鬼从他背后走出去了,还有一个在边上。

 


信众:站在他旁边吗?

 


师父:不一定的,有时候我们这个肉体它可以随便进出的。当时他有一点点清醒了,但是还解决不了问题,还在说胡话:“我找到你了,不能放过你。”这老太太也没办法了。

 


正好我今年去海南岛的时候,他们印了很多护身符,我师父和我的照片印在上面,她实在没办法,就把这个护身符拿出来,往他头上一挂,那学生一下就清醒过来了。

 


清醒过来后吓坏了:“我怕,我怕,有三个鬼。”他自己能看得到,他看到三个鬼往宾馆走廊去了。本来想证明没有鬼,结果反到亲身经历了,去年刚发生的,是无锡的。

 


信众:那都有谁看到鬼了呢?

 


师父:那几个人经历的就都知道了嘛!不是看到不看到,我们肉眼的感官是很狭隘的,必须承认这个客观事实。科学证明我们的感官是很狭隘的,可见光仅是一点点,这一点点的可见光是物质全体的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而已。我们如果只界定这一点点的话,那我们未见到的东西是很多很多的。不能因我们见到才承认它,没见到就不承认它,这只能说明自己很愚昧而已。

 


信众:这个我觉得是的,比方你现在看到的天上的光,都不是你这一刻看到的光,是几千年前的光射到这边来。

 


师父:我前面讲到的这些都是科学的,是科学的结论。我常常喜欢用科学来讲,因为科学更容易接近真理。应该这么说,科学也是一种探寻真理的方法,但它不究竟了义,因为它是局部的,一方面否定感官,但是科学大多还是以感官来界定事物。

 


信众:师父,一个鬼上身附体,它选择什么样的人附体呢?

 


师父:有的人心态突变。比如说一个人心情很平静,它没办法上身,有的人谈恋爱失恋很痛苦,或者恨对方,大喜大怒,心态失衡,产生心态的阴暗面的时候,他就能够进来了。

 


信众:那通常心态比较忧郁的人会比较容易碰上这些。

 


师父:对,所以人要阳光一点,阳光系数要高一点,给别人快乐,自己也快乐,这种人比较好,是光明的、阳性的,阳光系数高的。

 


保护我们这个身体最主要的是我们心灵的状态,心灵的光是正的就避邪,身体的光是来自心灵的光。它上我们的身,身体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媒体而已,是它的一个房子,噢,高兴坏了,能住到一个好房子里去。因为它没有身体,它有意识状态,有它自己业力形成的一种感受。

 


信众:我觉得自己还是很阳光的。

 


信众的妈妈:我这一儿一女都是来向我讨债的。因为他们两个是我从小拉扯大的,两个都是大学生,从小品德是很好的,很听话的,现在变得这样。

 


师父:这个年龄就是这样的,小孩子长到这么大的时候,是他们成熟的一种本能现象,这个本能想象经过理智筛选过以后也会好起来,现在叫叛逆期。我们说生理成熟和心理成熟,生理断奶期和心理断奶期。

 


我也会这样想的,今天跟我见过面了,结过缘了,无所谓了,轮回去吧,流浪去吧,哪一天因缘成熟了,还会回到师父这里来,给师父做徒弟。带你解脱,那肯定的,结过这个缘了,哪怕一万年,一千万年,一亿年,下一个人类文明期,不要紧的,只要因缘成熟了,就可以。

 


但那太久了,要吃多少苦啊?我要真的那样想,你肯定会说:这师父好冷血,也不管我死活,明明知道我不对,也不强拉我,我毕竟不懂事,你是师父,你知道,为什么不帮我?那又被你说去了。

 


妈妈 的人身经历肯定比你丰富啊!明明看到那个是要吃苦的,你呢,我就是想要吃苦!我没吃过苦,不知什么味道。

 


信众:是啊,是这样的了。因为我又没经历过那样的苦,我怎么会知道那样会苦?

 


师父:吃了苦要知道怎么去调整。比方说这张纸,画上一笔,黑了,想修复回来很难,有时侯只有回炉再重造。在吃苦当中有所觉悟,这是可以的。没有来头的吃苦,白吃苦,那就很可惜了。吃苦吃出智慧来,总结出来。就像美国那个刘墉,他教育孩子的方法写成书,让天下的父母都去读,他为了教育孩子,这叫煞费苦心,可以这么说。

 


信众:他说家猫养在家里,不下狠心让它跑出去,它不会找吃的,因长期在家里养的。如果让它出去玩,让它流浪,它有觅食的本领,怎么样也不怕,孩子也是这样。

 


师父:是啊,现在家猫也要变一变,假扮野猫,你给它吃的也行,不给它吃的也行,自己会觅食。因为刘墉毕竟是在美国嘛,西方根本就不要家猫,到时候就逼着你做野猫去。

 


但是中国的父母和西方的父母确实不太一样,我也研究了很久。西方人从很小很小就教育他怎么独立,哪怕你摔跤,他看着你摔,让你自己爬起来。中国人不行,怕他摔跤,五花大绑帮一下,后面有一个绳子,老人总是拉着这个绳子,怕他摔下去把小乳牙跌掉。外国人不管,跌掉就跌掉,教他怎么样顽强独立。

 

 

 


这有一点不一样,看你怎么选择,是选择外国人的生长方式,还是选择中国人的生长方式。你的思考答案也可以告诉你妈妈,我喜欢过独立的,自己去思考,自己去拼搏的,那妈妈想这个孩子有出息,那也很喜欢的。

 


信众:不一定她会接受你这样的想法,因为根深蒂固了。


师父:爱是很难割舍的。你还是比较现代的,还是比较现实的,现实的理念强,情感的理念就会下降。

 


信众:我没有觉的我很现实啊?


师父:你是比较感性化还是比较理性化?

 


信众:不知道。


师父:还没建立这个。比方一个学生在小学读数学,到了大学还是读数学,但内容不一样。小学教你一加一等于二,大学教你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它更深了。其实我问你这个问题,是需要你一辈子去思考的,不是现在给一个答案,那个答案不能解决以后的问题,你还需要去思考。不是没有理由的思考,思考是要解决你生命当中的问题。你过了一辈子,你觉得我感情没有真正投入过,没有我爱的人,也没有爱我的人,你也会感觉很苦的。

 


信众:我现在就感觉很苦了。

 


师父:包括我学佛了,出家了,我觉得佛陀是值得我付出我整个所有的东西,我在维持,我在努力,越付出,越觉得真值得付出,觉得这辈子太幸福了!反过来这个生命就是苍白的,冷冰冰的。

 


我们现在有句话,宁愿笑出皱纹来,不愿意苍白了而死。很多人怕笑出皱纹,但笑有多好,随着岁月你的性格都会写在脸上,一看就是一张慈祥的脸,虽然有很多皱纹,但是是一张慈祥的脸。

 


信众:我觉得这个选择没有对也没有错,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怎样选择没有对错的。

 


师父:包括我给你讲的,或者邀请我讲法,很多时候我是分析我自己给大家听而已,并不是我教你们怎么样,我只是分析给我自己,有时候我的体会或许对你们有点启发,仅此而已,并不是有个模式化的。

 


佛讲了八万四千个方法来启发我们,佛多有耐心。要先学点耐心,从你妈那里学耐心,说明你有孝心,有了孝心的基础,才有可能接近圣贤。

 


以前我讲法没有机会讲这些的,今天来了我听了几句,可以感觉到一点点,那是多么的艰辛!你妈妈自己的感情生活也不美满,在这样的前提下把你们拉扯大,对她生命来说,她投入了那么多,叫覆水难收。你们都是凝聚着她的爱成长起来的,想不管你们都很难啊!你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你们的痛苦和快乐不用讲,妈妈都感受的到。

 


为什么要喊理解万岁?没有喊代沟万岁的,谁理解谁呢?都需要理解。你们要理解妈妈,妈妈也要理解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的不成熟,没有阅尽世事嘛,很多还不能将心比心的去考虑,这不能强求孩子。

 


其实没有错和对,只是需要理解和沟通,生命都在成长,你们在成长,你妈妈也在成长,活到老学到老。我们想成正果,想以后做菩萨,菩萨也是成长的过程,菩萨也有级别的,菩萨有五十三个阶位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